账号: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满脸伤残的战士
【作者:吴明新\滕素珍 阅读次数:389 】 【我要打印】 字体大小: 正常 

 

我们夫妻相识、相知到相爱的过程,尤其是求婚的一幕,情节非常曲折。四十多年后回想起这段进行曲,依然充满着浪漫和甜蜜。让我们老两口一起用对话的形式来向您叙述:
 
大吴:1961年,我已过了而立之年。我身上带着朝鲜战场的硝烟回到祖国,又投入多项军事工程的修建,终年转战在荒山僻岭,没有精力和机会考虑自己的婚姻大事。热心的张大姐在我老家上海帮我介绍对象,寄来一张姑娘的相片。看到相片,仿佛我俩早就相识。我多年来寻觅的婚姻配偶,突然由朦胧变得清晰--就是她!
 
珍珍:我自小就仰慕解放军。当张大姐向我详实地介绍了大吴从军多年、立功受奖的经历,觉得他是我向往和可以信赖的人。我俩经过一年多的通信,感情与日俱增。我常凝视着大吴的相片憧憬我俩的未来,想到自己将接受他的求婚,心中充满着幸福的甜蜜……可是,从一九六二年六月以后他音讯全无,思念的折磨使我度日如年,夜不成寐。
 
大吴:我没有给珍珍写信,是因为自己在粉碎蒋军窜犯大陆紧急战备中负了伤。在我从昏迷中苏醒过来,浑身是血,在咳呛出来的血痰中找到了折断的门齿,前额、唇下和右眼角撕裂了寸把长的口子,右鼻翼整个翻了过来,一张脸完毁了。领导上送我到第二军医大学整容。我到上海的第二天就通过张大姐约珍珍来见一面。张大姐说:你要以这付模样去见她?你疯了!但她以为我是相思情切,想早一点把我和珍珍的婚姻关系定下来,最后还是勉强地同意去找珍珍。
 
珍珍:张大姐的电话来得太突然,接到电话我顿时满脸羞红。猜想当晚的见面,很可能会出现大吴向我求婚的画面……来不及想这些事了,赶紧回家梳洗换衣。想不到我的动作引起了养母的注意,她非要跟着一起去……
 
大吴:当珍珍看到我这丑八怪的一瞬间,像我预料的一样,只见她惊得往后退了半步。当她再想靠近我的时候,她的养母竟闯过来横在我和珍珍之间。我简要地讲述自己负伤的经过后,说:我一直认为珍珍是个好姑娘,她应该有比我更好的婚姻选择,因此我请求:我与珍珍之间的恋爱关系就此为止吧。还没有等珍珍开口,她养母急忙接口:好的,好的,就到此为止吧。她拉着满眼泪水、喉头哽咽的珍珍走了。等她们出了门,我如释重负地说:这是最好的结局。但愿我这个丑八怪,能早一点从心爱姑娘的心里全部撤出来。张大姐听了发火,在我头上凿了两个毛栗子,说:珍珍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姑娘。
 
珍珍:大吴啊大吴!当我看到他伤得这么重,心疼得不禁后退了半步。当听到大吴说出他的请求,真是青天霹雳,我在惊愕中还没有清醒过来,想不到养母会冒出来乱表态,更使我手足无措。她一直想把我许配给她的侄子。我爱大吴,但我又不忍心让对自己有养育之恩的养母太失望,矛盾的心理折磨得我真为难啊!大吴啊,你门缝里看人,把我瞧扁了!我决不是那种见到你负伤就放弃你的姑娘。你这样做,不但没有割断我对你的情谊,反而更显示你的淳朴和善良,增加我对你的崇敬。我对你的爱永远不会动摇!
 
大 吴:完成了整容治疗,我踏上回部队的归程。在我进入军人侯车室时,却被珍珍挡住了去路。
 
珍珍:当我从张大姐口里得知大吴伤愈归队的准确时间,自己也顾不得姑娘家的情面,侯在军人候车室大门口截住了他,并直言告诉他:我对你又崇敬又气恼,你不该把我看成以貌取人的姑娘,我把人的品行看得比什么都重;同时自己已经做通了养母的思想工作,她已同意了我俩的婚事。接着,我递过自己的一张着了彩的照片,对他说:即使有再严重的伤残,你已经深深烙进我的心田,请求你也把我烙进你的心田!
 
大吴:我看着相片,深深为自己没有看透姑娘金子般的心、采取简单了断的行为而自责。在那个时代,一个姑娘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呢?我把她的相片藏进了贴身的衬衣口袋。
 
大吴、珍珍:我们俩1963年冬结婚。婚后的日子真幸福。随着岁月推移,我俩的爱情像蒸发了水分的蜜糖,如胶如漆,甜蜜一辈子!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上海科技助老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