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博 客

                                

    每当过年,脑海里就会响起弄堂里“切笋哦……”的叫卖声,就会浮现理发店、浴室通宵排长队的情景,就会回忆起四邻八舍阿姨妈妈们半夜起床,呼儿携女拎着篮头、提着板凳,捏着票证,冒着凌厉的寒风匆匆忙忙赶往菜场排队的场面……什么是年味?这就是年味。

    每当过年,家家户户的窗前都挂满鸡鸭鱼肉。左右邻居半夜里都亮着灯,缝纫机的转动声从窗户轻轻传出,那是女人们在通宵为孩子们赶制过年的新衣。男人们在忙着往红纸袋里装崭新的钞票,那是大年夜要放在儿女们枕头底下的压岁钱,除了忙碌还是忙碌……什么是年味?这就是年味。

    每当大年夜,家里的八仙桌就会摆满供祖宗享受的猪头三牲。烛光里烟火缭绕,弥漫着神秘的气氛,喜庆中夹杂肃默,神情里充满期盼……什么是年味?这就是拮据生活里的年味。

    时光飞逝,往昔的年味早已消散。弄堂变成了高楼大厦,人们再也不用捏着票证、提着菜篮板凳通宵去菜场排队买年货了,现代化的卫生间让街面上的浴室提前关门大吉。大楼的阳台上见不到挂着的风鸡、风鸭、鳗鲞,只有空调的外机风扇在不知疲倦的飞转。大街上空空如也,不见了往日的车水马龙,不见了林林总总的吃食摊,不见了来回飞驰的快递小哥。诺大的上海突然间安静了,空气似乎凝固了,上海人走到马路上甩甩衣袖,似乎松了一口气。这,已经成了二十一世纪上海每年春节开幕前的序曲。有人说,上海人的春节已没有了年味。

    呵,究竟什么是年味,它仿佛在每个上海人的脑海中萦绕。

    其实,年味也随着时代的脚步在飞奔。

    你看,现在的年三十,满街的霓虹灯流光溢彩,酒楼门前迎宾小姐笑容可掬忙前忙后,大堂里宾客如云,笑语喧哗,孩子们捏着压岁钱奔跳欢笑。酒桌上菜肴令人目不暇接,人们举杯互道新年快乐、恭喜发财,“干杯”之声不绝于耳。这就是现在的年味。

    你看,现在过年人们穿着的衣服和鞋子已使人难以辨别是什么料子,什么品牌,清一式的臃肿棉袄和蚌壳棉鞋早已销声匿迹。酒桌上的菜肴早已不是从前的半只鸡,半只鸭和曾被视作佳肴的皮蛋拼肉松。至于只能在春节才能吃到的水笋烤肉,早已被人们当作茶余饭后的笑谈。这就是现在的年味。

    你看,微信里拜年的红包如天女散花,各种拜年的表情有的惟妙惟肖,有的令人捧腹,数不胜数的歌舞视频使你眼花缭乱,人们用手机相互拜年成了时尚。这就是现在的年味。

    可见不同时代有着不同的年味,年味并不能用富足还是贫困来判断。年味是一种同胞血脉中流淌的亲情;年味是家族的凝聚,是民族的团结,春节就是一年一度庆祝中华民族血脉繁衍昌盛充满年味的节日。

                               

评论(当前评论:0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上海科技助老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