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戴留碗的家园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返朴归真,溶于自然。 家是要去爱的.有爱才有家......

博 客


    日子天天过,年年有五月。

    曾经有首歌;五月的风,唱得花儿开,也唱得花儿败。

    我和五月却成了人生的那么一道‘坎’。

    1967年,我整二十,一个当过团支书,写过入党申请的年青人,就是这年的五月,地下党的父亲被隔离审查。一夜间,我由‘红五类’划进‘黑七类’。更可怕的是,被军宣队划入5.16嫌疑;

    1969年的五月十六日,把我遣派至卢湾公、检、法五.七干校;

    1970年1月,又被送到农场五. 七连队接受劳动‘锻炼’;

    1971年五月初,父亲审查结束,我从黑七类里爬出来,给了我个排长;

    72年调回上海。

    1975年的五月后的周四,劳动中出了意外,我落下了终身伤残;

    1982年5月12日刚离休一年的父亲故世。

    十余年的青春,始终徘徊在五月的坎里坎外,这样的青春,它给了我就是眼下的现在。

    认命,不认输!

 

 

 

 


评论(当前评论:0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上海科技助老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