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戴留碗的家园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返朴归真,溶于自然。 家是要去爱的.有爱才有家......

博 客


    如果说部队是个大学校,我看,现实的农场生活未必不是。

    苦。1964年初我跟随着科长到了堤坝外的新垦区建新队。四月,队里来了一批复员军人。科长,不!他已任党支书,把他们聚一个小队,让我去当这个第八小队的小队长。

    第一次当‘官’有点诚惶诚恐。书记鼓励我;凡是都带头,有事他负责。于是带头割芦苇、下水翻地都走在前面,脚底板不知道被芦苇桩戳破多少个洞,总是咬牙不松劲。

    那些个当兵的,不服我管,常在书记面上唠叨;我们在部队有人也当过斑长、副排长,怎么让个小庇孩管上了?书记说;就看你们现在的表现,如果比不过这个小庇孩,你们还算是在部队锻炼过的吗?

     我记得那年也是这个季节,我们裁下的水稻一片葱绿,长势喜人;我这个第八小队的成员,一个个都走上了新的岗位,就快剩下我这光杆了。

    这天,党支书找到我说;小戴,再交给个任务,带三个人去武装部领枪和子弹,回来在和农村交接的河滩建一个武装值班的哨所。

    就这样,这年的八月,我便人不离枪、枪不离身地当上了个武装民兵,也算是圆了回当‘兵’的梦。

 

 


评论(当前评论:0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上海科技助老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