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小蔡一喋 家园

忘却你的忘却  追逐你的追逐

博 客
                   
                      

           爱“恨”交融海宁路

     一个普通的十字路,连接着四个电影院,形成了一个商业圈,能够繁荣了几十年,绵延着几代人的记忆,就不再是普通的路了。对于曾经的盛鼎,虹口人唯用追忆去怀念。

     在海宁路、乍浦路交汇的十字路口四个角,伫立着四家电影院:位于东南角乍浦路388号的《虹口文化馆剧场》,是1908年上海市诞生的首家电影院,曾用名的《虹口大戏院》;西南角乍浦路341号的《解放剧场》,初名《东和馆》;东北角的乍浦路408号的《胜利电影院》,初名《好莱坞大戏院》;西北角海宁路330号的《国际电影院》,也是由最初的《融光大戏院》几经易名后而改成的。以四家电影院为中心,向外绵延出众多的服装业、点心业、食品业、文具用品等店家,织成了一张虹口最热闹的商业网圈。如果有人对你说,走,去海宁路。指的就是这一圈。

四家影院各居一方各司其职。对于我这个60后,70年左右才有了记忆,留下的印象是:《虹口文化馆剧场》以单位学校开会、群众汇演为主;《解放剧场》以滑稽戏及戏曲为主;《胜利电影院》以科教、新闻片为主;而《国际电影院》则是以新片为主的。

    60末70初娱乐内容少,老百姓多以观看影片逛街来打发业余时间,虽然看来看去地也就几部样板戏及《地道战》、《宁死不屈》等有限影片,但还是阻止不了把《列宁在1918》看个十几遍的耐心。人们愿意一遍遍地为《卖花姑娘》集体哭昏在影院里,也愿意一遍遍地为《草原英雄小姐妹》送上祝福。“粮食会有的、面包会有的”、“打一枪换个地方”等经典台词不用刻意去背张口便来。

    看完电影兜兜商店,买点小吃,很知足。还记得海宁路上的咖喱牛肉汤生煎馒头;还记得胜利影院斜对面的赤豆刨冰、广式春卷;还记得解放剧场隔壁的年糕团;还记得“丰满”南北货商店里面的火腿、红枣、糖年糕等丰富的南北货,夏天还有西瓜、黄金瓜放在店门口卖。跟着母亲从海宁路进去,从北海宁路出去的画面还犹如眼前。有一种叫“凉粉”的甜品,黑晶晶的,上面浇了一层糖桂花,滑到嘴里透心凉的感觉还留在舌尖上。

    近些年,有些食品已再现市面,可已吃不出过去的那个味了。是配方改良了还是味蕾退变了?也许,我们吃的已不再是食物的本身,而是对往事的回味罢了。

70年代末期,不少外国影片,有南斯拉夫的《桥》、日本的《追铺》等,加上文革中禁放过的中外老片子,一下子涌入了市场,及其丰富,达到了电影的鼎盛时期。可邻家爷叔老M不忘旧念,假象自己是阿牛哥,盯住了《刘三姐》刷出了18遍的新纪录。紧俏影片上映时,由6点档的早早场到11点档的午夜场,场场爆满。散场时安全出口的人库大闸一开,人流汹涌奔泄到了海宁大道后再分流于各小路上,两个小时一波。一波才平一波又起,那种壮观是80、90后等辈无法想象的。国际影院门口的“黄牛”工作勤奋,队列扩展到了武进路、乍浦路、四川北路。抖着双腿站岗放哨于朝朝暮暮间。

我和我先生的第一场观影史就由国际电影院开始。因为还在羞羞答答的“地下党”阶段,我宣布了“灯暗后分别进去,看完后再分开出去”的通告,自以为很安全,入座后才发现了隐患,穿着毛衣还惊出一身汗:紧挨我坐的居然是我的邻居C大哥!艾玛,吓死宝宝了。这1700百多只座位的影院!

    1998年,因着海宁路拓宽,《虹口大戏院》被拆除,在原址上造了一栋现代化高楼,视觉完全改观。只见一块“虹口大戏院遗址”的“墓碑”掩盖在一撮绿叶中;《解放剧场》早已拆掉,就地建起一栋“美食街”大楼;《胜利电影院》涂上了水泥墙,不知要做啥;唯有国际电影院,还顽强地扬着“上海星美国际影城”的字牌。曾经熟悉的店铺早大都已人间蒸发了,唯留的一间“清香斋”也只是挂着百年的招牌,却丝毫闻不出往年的味道了。名噪一时的乍浦路美食街清冷如秋。

    城市的高速发展,为地域印上了新标,势必也会抹去些旧痕,海宁路的建设正是如此。市民们在享受新生活时,也会碎碎念念着过往。曾经已经,得到失去,是我们挥之不去的爱“恨”交融。

2016.12.20日刊登于《上海华夏文化创意研究中心》网


                      
评论(当前评论:0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上海科技助老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