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健安的家园

博 客

 

信纸设计:连生 

  

【半个多世纪的等待】


    1999年6月5日上午10时30分,防空警报在重庆大街小巷骤然响起。重庆大轰炸幸存者及市民在“六五大隧道惨案”遗址前举行活动,纪念“六五大隧道惨案”58周年。

    伴随着刺耳的防空警报声,悼念者依次排队在遗址前敬献花圈和鲜花致哀。  

    警报解除后,在悼念者的人群中,一位年近八旬老太太径直朝着一位六十多岁妇人走过去,一眼就看出那妇人是位台胞,只见她一袭黑衣,胸前佩着一朵小黄花。老太太是冲着她手里擎着那块醒目字牌迎上前的,因为上面写的是她的大名:“王秀英!”她估计,她是专程来找她的。

    “夫人,您在找人吧?”她很得体地这样开口问。

    果然,那位妇人眼睛一亮,紧盯着她的眼睛问:“您就是王秀英嫂子吗?”

   “对,我就是王秀英。可我不认识您呀!”老太太一脸疑惑。

    那妇人看到了老太太手腕上戴着手镯后,坚定地点点头说:“我要找的就是您!”

  接着,她又说:“我是受方家健的委托,专程从台湾赶来找您的,他告诉我,您一定戴着一只手镯。”

    那老太太一听到方家健的名字,脸上顿时露出灿烂的笑容,马上紧紧地握住那妇人的手。急切想知道他的近况:“夫人,家健58年前就对我承诺,一定会回来找我的!其实,我也一直在找他,等他呀,整整等了58年。请您告诉我,他还好吗?”

       一位胸前挂牌的渝城晚报女记者不知什么时候凑了上来,听到她们的交谈,马上接口说:“好啊,两岸的两位男女同胞,为了一个承诺,整整等了半个多世纪,有故事!两位太太,我是渝城晚报记者,我想对你们作现场采访,请你们配合。”

    在女记者的要求下,老太太讲述了她当年那段刻骨铭心的往事:

   “方家健是我大学里的同班同学。毕业那年我们相爱了。但他父亲是国民党将级军官。而我父亲只是教书先生。家庭地位相差悬殊,他父亲不同意我们谈恋爱。说来,他父亲也算是抗日将领,国难当头,极力推送他儿子到部队当兵。他也立志上前线杀日寇。我当然支持他。1941年6月5日傍晚,他赶在部队开拔前,陪我到当时重庆最繁华的商业街买了一只手镯,给我戴上,说是送给我作为爱情的信物。

   “出了店门,刚走在大街上,突然传来尖耳的警报声,敌机又来袭!大街上顿时一片惊慌,人们四散逃命。我与家健也随人流直奔附近的防空大隧道。还没进洞,敌机已经飞临上空!接着,随着一声声爆炸巨响,弹片飞溅,火光冲天,一阵阵热浪迎面扑来,敌机开始俯冲下来扫射。人流像潮水一样涌进了大隧道防空洞。当时的情况十分混乱,我体力不济,实在跑不快。他紧紧拉住我的手说:‘让他们先进去吧,我们听天由命,能进就进!’等我们刚进洞,洞门就很快关闭了。洞内,十分拥挤,空气混浊,热浪扑面。洞外,24架敌机分三批,地毯式轮番轰炸。

   “大隧道是重庆最有名、最坚实的大防空洞。其实,里面设有许多洞口,路径也四通八达,内有煤油灯照明。还设有通风口,通风口装有可调节空气的鼓风机。

   “ 突然一颗炮弹在洞顶炸响,洞内煤油灯被全部震灭,顿时,洞内一团漆黑。不少通风口被炸塌,鼓风机也震坏。日寇敌机空袭持续时间实在太长,大隧道铁门紧闭,洞内空气越来越少,哭声、喊声混杂一片,不断有人窒息。没多久,我也撑不住了,张嘴大口喘气,一下子眼睛一黑,栽倒在地。幸亏他身强力壮,冥冥之中,我听到他一面大声呼叫:‘我女朋友快不行了。同胞们,求求你们,让我们过去。’一面紧紧抱着我从人堆里往洞口挤。真是寸步难行啊,他拼命抱着我,求爹爹告奶奶地从密集的人堆里一寸寸挪过去。幸好我们离洞口较近,且附近这个洞口没被炸塌。吸到点新鲜空气后,我才缓过气来。值得庆幸的是,手镯完好无损,我们还活着。后来,我一直把手镯当作保平安的护身符。       

  “惨哪!五个多小时后才解除警报!进洞时,成千上万,出洞时,三三二二。日寇惨无人道,在这起震惊中外的六五大隧道惨案中,遇难同胞多达成千上万啊。”老太太眼睛闪着泪花,一口气讲完了这个故事。 

   “方家健后来到哪里去了呢?”女记者两眼泪花闪闪地追问道。

   “他呀,第二天,就随部队转移,不知哪里去了。打那以后,我就与他失去联系。他走后,我投入抗日救亡活动,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发动内战,我隐姓埋名转入与国民党反动派作地下斗争。家健以后的事,也许……”说着,她把目光投向那妇人说,“我应该叫您方太太吧!”

   “嫂子,您误会了!我是家健的表妹,家健终身未娶。他父亲不同意你们谈朋友,这您是知道的。在台湾,他们帮他先后介绍了好几个女孩,他都不要。他说,今生非你不娶。虽然,你与表哥没成亲,但在我心里早把您当我嫂子了。其实,抗战胜利后,他回过一次重庆,特地找过你,可没找到,后来他又托人找,也没音讯。最后来到了台湾,那就更没有办法找了。直至去年从报纸上看到重庆市人民政府将每年6月5日作为‘六五大隧道惨案’的纪念日,幸存者大都会来这里祭奠。他觉得有希望了。这次,原准备他自己亲自来找你的。但很不幸,他没能等到这一天,就因病去世了。临终前,他特地嘱咐我一定要找到您!”那妇人满脸平静地娓娓道来。

    听说,家健至死未娶,一直在等她,老太太刹那间眼泪哗哗直流,再也抑制不住了,趴在那妇人肩上大哭起来。

    女记者与围观群众见此情景,无不为之动容掉泪。第二天,渝城晚报刊登了女记者采写的文章,标题是“半个多世纪的等待”。

    那妇人在老太太家住了几日后,就要返台,临行,她盛情邀请老太太在适当的时候赴台,去她家作客。老太太答应一定找人陪同去台,她想好了,在她有生之年,一定要上家健墓前,去祭奠他。临分手,她取下手腕上的那只手镯,交给那妇人,说,“表妹,这个手镯,我戴了整整58年,它代表我的一颗心,记载了我这些年等待的酸甜苦辣,不仅见证了当年大惨案的惨烈,也凝结了我俩坚贞的爱情。请你把它带到家健墓前,让它先我一步代为祭奠,保佑家健天堂快乐,也保佑两岸同胞早日团聚。”说完,又抑制不住哗哗地流泪。

 

 


                               

  
评论(当前评论:0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上海科技助老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