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健安的家园

博 客

                          

        

  

【春节征文】我心里的年味儿


    小时候,我心里的年味儿就是全家团圆的喜气。父母在的那会儿,年前,父母每年都为那顿团圆饭忙里忙外,那是一顿全年最丰盛的家宴。后来,我们兄弟姐妹们都成家后,每年过年,也会约好一起上父母家吃团圆饭,当然,也会帮着父母一起操办那顿丰盛的家宴。

    随着我们小辈们年龄变大变老,在我心里慢慢地感觉年味儿就是过年时,小辈围坐桌前,向长辈敬酒的那种气氛。父母不在了,虽然兄弟姐妹各自小家每年都继承吃团圆饭的习俗,但大家聚在一起吃团圆饭的习俗却慢慢散去。不过大家庭里小辈向长辈拜年敬酒的习俗,因为婶婶还健在,所以,还在延续。

    婶婶已是本家族里唯一一位老长辈了,今年,她八十八岁了。我们兄弟四个,兄长兄嫂已拜过早年,我们兄弟三个约好年初五上门向她老人家拜年。

    带上年货礼品,一进门两堂弟与大堂弟媳妇就迎了上来,互道新年好!

    婶婶在里间卧室,知道我们来拜年,已坐靠在床背上。我们上前,作揖拜年祝福后,大堂弟媳妇告知,两个月前,她老人家坐在床沿穿袜,不小心跌了一跤,还好没有伤到骨头。现在,虽然好多了,但行走需要有人搀扶。我们看她气色蛮好,也就放心了!关切地对她说,以后千万要当心了,不能这样穿袜……

    这时,大堂弟招呼我们吃饭了。

    大堂弟媳妇要扶婶婶下床吃饭,大弟说,平时没机会,让他来扶起婶婶下床去吃饭,也算尽尽孝。婶婶体胖,大弟很小心地慢慢把她扶起,我在边上也顺势搭把手……

    长桌上已摆满丰盛菜肴。一桌酒菜,每年都是大堂弟一手操办的。开席了,我提议,我们三兄弟一起向婶婶敬酒,祝她老人家健康长寿!

    席间,我们边品尝菜肴,边谈笑风生,既向大堂弟学习几只他拿手好菜的烹调技艺,又听婶婶说起我6岁那年,叔伯两家从上海赶回家乡过年,与留守老宅的爷爷奶奶团聚,还在老宅庭院请人拍了一张全家福团圆照。其实,这张照片,我一直珍藏在相册里。

    餐后,我帮婶婶拍了照片,还与她建立了个人微信。婶婶子孙满堂很有福气,除在上海家里陪伴她的儿子与儿媳外,其余都移居澳大利亚。她在苹果IPad平板里找出一张在澳的全家福照片,把照片里女儿、女婿、孙辈、重孙辈大大小小的十四位成员一一介绍给我听,还告诉我,三对孙辈都是大学毕业生的呢!语气中充满一种自豪感。

    那会儿,我还帮她接上与在澳女儿的语音电话,顷刻,从遥远的澳国又传来了她女儿新年的问候。那刻,她老人家满脸透出光亮。

    在婶婶家拜年一直欢聚了三个多小时,在满满的亲情中,我感受到了过年的年味儿。

    其实,我心里的年味儿只是一种内心的体验。随着社会的发展,物化的年味儿已逐渐被情化所取代。相信以后过年,一种内心从未体验过的年味儿又将会扑面而来……


                            
                           


                                    

评论(当前评论:0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上海科技助老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