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健安的家园

博 客

     

        

                             
       

《情怀九九》博客文集选登

 


虎子为我绘制素描画像

健安

 

今年,年初七早晨,春光明媚,像往常一样,我起床后,马上打开手机,当点开“我爱蓝天”的微信时,惊奇地发现有我的一张素描画像,后面加注一条说明帖:“这是九九网友虎子为您画的,一共二张,还有一张是‘宅老太’,我已谢过他了,现转发给您……”

“我爱蓝天”是曾遇大姐的网名,我一直尊称她为大姐,她称自己为“宅老太”。

素描画像落款草书虎子老师“HuZi2018.2”的签名字样,他,虽说也是九九网友,但从来没有参加过线下活动。大姐也没见过他面,但与他神交已有十年之久。  

后来,大姐发来一张他的自画像,那是六年前画的。“虎子”是他的小名,大名叫杨德华。料想,他的生肖当属虎,算来,当时他应是63虚岁。画像呈现出他人到中年的非凡想像力,儒雅的艺术家气质与风范,他那副秀郎架镜片里透出他那深邃的充满着智慧的目光,下卷的披肩灰白长发梳理得一丝不苟,颌下似乎有一层淡淡的绒毛胡须,他那轮廓分明的鼻梁和嘴唇显示了一种刚毅性格与意志力。  

他为人低调,九九网友虽没见过他的尊容,但“虎子”的名字在网里是如雷灌耳的,大家都知道他是音画制作的神手。值此新春之际,能经他的神手主动为我绘制人物素描,真是一件很幸运的事。听曾大姐说,那是发在他的微信朋友圈里的。我还不是虎子老师的好友,无法直接谢他。曾遇大姐知道了我的心思,主动提出为我牵线搭桥。虎子老师倒是很爽快,马上加我为微信好友。我才得以进入他的朋友圈,看到素描画像的原图。

我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虎子老师的神来之笔,感觉很惊奇,其细微之处,似乎比我的像片更能体现我时下尚存的精气神。在微信里,我表达了我似乎有点苍白的谢意:“谢谢虎子老师!您为我绘制的人物素描及对您的感激,我会永远珍藏于心。”

很快收到了虎子老师的回复:“很高兴能与健安老师结为好友。祝新春快乐,幸福连年,健康永远!”


 

旧宅梅影

闲野云鹤

 

梅花苦欲催吟兴,又破梢头半点香——真山民(宋)

早起,见是蓝天白云阳光灿烂的美好天气,于是,就约了朋友去青浦朱家角镇散心透气。

朱家角是江南的千年古镇,在上海的西南郊外。清澈的淀山湖蜿蜒穿越古镇的头尾。那些枕河而居的民居,黛黑的小泥瓦,粉白的马头墙,落了叶子的藤蔓沿壁爬生,黝青的藤条就像书家走笔龙蛇的草书墨迹,金黄的落叶铺满了低矮的房顶。经历了岁月的风吹雨淋,旧宅老院却依旧保存的那么完美。

踏上古镇的石板街道,拐进通幽的曲径,冬日的阳光,给两边的宅院涂抹了一层金黄色彩。坐在椅子上晒着暖阳打瞌睡的老人、围住茶几品茗闲聊的汉子、在河阶旁洗刷忙碌的农妇、嬉闹玩耍在青砖小路边的孩童,小镇的人们都从从容容,不徐不疾,散发出一种悠然自得的淡定,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彷佛人生岁月就是这样承前启后过活着的。

那些神定气闲坐在湖岸边悠悠然浏览尘世风景的人们,手里捧着温润的紫砂茶壶,眼里如有似无地看天看地看游人,又似乎什么也没看进去,只是一阵风气,只是过眼烟云…

晴丽的阳光恣肆地播撒在雕琢镂空的花格木窗上,窗棂的影子就像调皮的精灵一样,跳跃在那些经年八古的旧建筑上。过街楼外头就是湖岸,碧水汩汩,小舟悠悠。墙隅一角,应时的腊梅绽开了,虬枝曲杆,疏丫繁花,梅影游离,暗香浮动,夺人眼目,沁人肺腑。这样的旧宅,最宜新雨旧知雅聚,或茶或酒,或诗或文,或望天不语,或低首读书。古人最会享受这样的意境:“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宋杜耒)

一墙之隔的旧宅外,河岸边的石板梯阶上,一个青烟袅袅的小炉子,一张陈旧的条凳,一件晾着的老土布衣衫,一只小猫慵懒地眯起眼睛,一双老叟老妪对坐着,有一搭无一搭地聊着陈年老旧话题。

这时,您如果正好路过,刹那间“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感觉涌上心头……

 

小芳的故事

连生

 

我喜欢《小芳》这首歌,只要电台广播、电视里播放,我就会情不自禁地停下手里的活儿来欣赏:“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得好看又善良,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粗又长……”亲切地歌词伴随着回肠荡气地优雅曲调,常让我回想起当年淮北插队时相识的屈老庄里的那个叫“大妮”的姑娘,总让我感到她就像是歌里唱的那个“小芳”!

初见大妮是到她家吃“派饭”。当时国家给每个刚来的插队知青有半年的钱粮款,队里穷,把它都截留为“队备用金”,由生产队安排知青轮流到各家吃饭。

大概半个月后的那天早上,土屋的门口传来一声当地女孩子银铃般的话音:“连省,紧舔倒俺甲来尺饭啊!”(连生,今天到俺家来吃饭啊!)她背对着阳光,我看不清她的脸,就是感到这声音怎么这么好听!“好勒,九来!”(好啊,就来!)我学着当地话一蹦出了土屋,和她一打个照面,看清了她的脸,立马怔住了,心想:这不是“二妹子”吗?!1964年看过电影《柳堡的故事》,其中陶玉玲主演的二妹子,水乡姑娘那个漂亮,印象是太深刻了。没想到在缺水的淮北大地竟有如此相像的姑娘。所不同的是她不是大辫子,而是齐眉的刘海,齐耳的短发。

大妮年龄和我相仿,也不过十六、七岁,眼睛清澈似水,一笑一颦自然朴实,让我过目不忘。多年后我也结识过许多女孩子,却很难找回这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那时侯,说是知青来接受再教育,但庄民们更想知道外面的故事。他们把知青当做万宝全书,夜晚油灯下的土屋里,常常挤满了“半蹶子”(小青年),我天南海北说着外面的故事,大妮也会端只放满针线的笸箩,坐在灯影的后面纳鞋底,听到高兴的时候,会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渐渐地我发现只要大妮来过,案板上不是多了几个麦饼子,就是四、五个熟鸡蛋。看我一脸狐疑,和我早已混熟悉的虎子(大妮的弟弟)会向我做个鬼脸:“姐给的,吃吧!”

一次,我腰上突发大疮,热度发到40度多,昏迷不醒,队里连夜组织人把我抬到公社卫生院抢救,大难不死捡了条命。两天后醒过来,在昏暗的病房里,我朦胧中又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那是大妮。病愈回庄后,土屋的案板上几乎每天都有热气腾腾麻油面或是鸡蛋、麦饼什么的出现,我能感觉的到,这上面还留有大妮手印的余温。

我当年18岁不到,俗话说还没开窍,但能感觉到大妮对我关心的真情实意,看到大妮天真无邪的笑容,心里总是暖洋洋的感到舒坦。她有时来土屋,我不知怎么总希望她能多坐一会儿。

1972年4月初,我调离了插队两年的淮北。临行前的晚上,村干部在大妮家为我设便宴告别。大妮在灶屋忙前忙后,淮北本来就有“女人不上桌”的习惯,我始终没捞着机会和大妮说上两句。

第二天天刚亮我准备走,大妮推门进来了。

“还会再来吗?”大妮站在我眼前低着头怯怯地说。往日粉红色的脸颊今天有些发白,微光下看的出眼睛有些红肿。

“不知道。”我小声回答。说真的,这一路怎么走下去,我真不知道还有什么坎儿在前面等着我?

没想到大妮接下来说的话让我是惊讶不已:“我要出嫁了!”

“啊!”,我这才注意到,大妮今天穿的是一身新,尤其是脚上的一双新布鞋,鞋帮两边绣的一对鸳鸯戏水我是太熟悉了,那是大妮自己亲手绣的。我找虎子玩的时候,虎子曾经拿出来偷偷告诉过我,“姐讲:‘哪天出门子(出嫁)俺就穿它。’”

“是吗?他,他……人好吗?”我诧异地、语无伦次地问。

“我根本不认识他啊!”

“啊!”我一时无言以对。

想不到大妮哭了,哭得是那样伤心,又是那样无助!她是把我当成连父母也许都不能给她慰藉的朋友和亲人,毫不掩饰地在我面前泄泻自己内心被压抑的苦闷,我不由得扔下手里的箱子和行李,抢步上前向她伸出双手,但即刻又缩了回来,双手不知所措地在她前面来回摆动。

“咳!我该走啦。” 过了会儿,大妮轻轻叹了口气说。她收回刚才还迷蒙的目光,抬起头,双眼满含热泪,眼光一扫,轻轻地划过靠墙的案板,那里曾经有她无数次停留过的身影;又看了眼空床边上的那盏小油灯,油灯后面曾经让她知道“外面的世界真美丽”,又环视了一下就要人走屋空的土屋,最后把目光停留在我的脸上笑了笑,笑的是那样的美丽,笑的是那样灿烂,她把自己最美好的形象,一瞬间统统留给了我,而伴随着她的却是大滴大滴的泪珠滚滚而下。她突然一甩手猛地转身,喊出最凄烈、最揪心,让我一生难忘的告别语:“连生,你一路顺风,俺走了!”我听了,再也忍不住内心情感,潸然泪下,她,在我模糊泪眼目送下,跨出土屋用手背抹着眼泪飞快地远去,远去……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见过大妮,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但那张淳朴美丽的脸庞,以及对我毫不需要回报的关心和爱护,我却怎么也忘记不了,尤其是她在土屋与我告别那天的情景更是刻骨铭心,当时,她哭了,哭声里分明充满着对封建残余的痛恨,充满着对现实的无奈,充满着对光明的向往,充满着黎明曙光的期待,但自己却没能与她分担,这种遗憾,一直萦绕在我的心间,挥之不去。

现在,只要一听到播放《小芳》的歌声,我就会想起大妮,心里不由得也会深情地唱起:“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得好看又善良,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粗又长,谢谢你给我的爱,今生今世我不忘怀,谢谢你给我的温柔,伴我度过那个年代……”



故乡今昔

郭庆荣

 

2018年2月17日,即农历戊戌年的正月初二,我和弟妹五个家庭分别从上海或张家港出发,到故乡盛泽聚会(今属苏州市吴江区)。

盛泽镇,在明清时代便被称为“四大绸都(即苏州、杭州、湖州和盛泽)”之一 。在明代周灿[注]的《盛泽》诗中曰:“吴越分歧处,青林接远村,水乡成一市,罗绮走中原。尚利民风薄,多金商贾尊,人家勤织作,机杼彻晨昏。”还有那座“太平桥”上镌刻着的桥联:“千家城廓蚕桑地;万顷烟波鱼米乡。”都十分简洁地说明古镇盛泽的乡土风貌及民情。

在入住华美达酒店后,久久未入睡,想起我曾多次梦游60多年前的盛泽:

那条环绕大半个镇的弯弯曲曲的市河上,有许多高高低低的石拱桥;

那逼仄的街市上,有熙熙攘攘的人群;

在小巷里,时不时会飘来阵阵机杼声……

清晨,驶进市河里的大小船只上,传来此起彼伏的吆喝声;

旭日下的西白漾,波光涟漪,远处有白帆点点;

春日里,目澜洲公园的长堤上,条条柳丝拂弄着游人的面庞;

夏日的傍晚,一家人围坐在后院,悠闲地摇着蒲扇,或闲谈最近小镇上发生的琐事;或听我祖父讲故事,我祖父是个讲故事的能手,我最喜欢听他讲《大明英烈传》中的常遇春……

在这里,我3岁时学到了对联“中国捷克日本;南京重庆成都。”

悬挂在旧居中堂两旁的楹联:“书到用时方恨少;事非经过不知难”始终铭记在我心。

所有这一切虽十分寻常,却常常梦魂萦绕!

这次回故乡,走马看花了一番后,更让我把记忆翻遍,并作今昔对比,家乡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原先的市河,早已填平,改成道路。

文革期间,古镇遭殃,且还对总面积460余公顷的西白漾(古称盛泽荡,亦称盛湖)进行“围垦”,虽“围垦”出可耕地275.3公顷,但对盛泽镇的自然景观、蓄水能力、水量调节、生态平衡及发展多种经营均产生了不利影响!可以这样说,原本在我梦境中的水乡风光,几乎已荡然无存。

但是,我们也看到在现代化进程中的新盛泽:

在1949年,全镇人口仅24,632人。而在2013年,据统计,全镇在册人口达13.3万,外来人口已超过30万。

自明清以来,盛泽丝绸业在国内外一直享有良好声誉,而近年来的行业技术改造,又为盛泽丝绸业的现代化奠定了坚实基础。2017年,以130亿米/年的织造量成为我国极为重要的丝绸化纤纺织品生产、交易和出口基地。并且已注意到,印染企业普遍存在高污染、高能耗问题,所以近年来,全镇上下高度重视生态建设及环保工作。

早在2009年,盛泽镇就建成并启用了全国首个镇级三级医院;镇上有多家星级宾馆……

2017年9月1日,以“两弹一星”功勋奖章、“八一勋章”获得者程开甲院士命名的公立小学——开甲小学,已正式投入使用。政府投资1.1亿,学校设施设备现代化。志在发扬程开甲先生伟大的科学精神,激励盛泽学子蓬勃上进。该小学必将成为盛泽教育链中又一颗璀璨的明珠。

如今,盛泽的大小街道上,充塞您眼帘的是五光十色的电子商业广告;鼓动着您耳膜的是新潮歌曲和流行音乐……

一位来盛泽游玩的游客曾说过:“盛泽的大街看起来和江南其他经济发达地方的小镇没啥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这个小镇上有竟有如此多的豪车,什么劳斯萊斯、保时捷、马莎拉蒂、宾利、法拉利、兰博基尼、迈巴赫……”

此君的这番话倒使我想起,当年我们可以慢腾腾徜徉在大街小巷,根本不用担心在行走时有什么会冲撞您;可如今,在大街上有摩托车、电动车、公交车、大卡车及小汽车和大客车……

这就是我所看到的发展中的盛泽!

 


凌冰傲雪红茶花

冰心玉壶

 

这几天,沪上强冷空气频频入侵,六角纷飞,冰凌雪侵,除了几株常绿的香樟和冬青还顽强地披着微翠,尽显强劲生命外,其他花木都一派萧杀,零落成泥,可谓万花纷谢一时稀。然而,在南码头街道东方路上的城市花园里有一片片冰凌风侵而不败,昂首怒放向天笑的山茶花,绘就了另有一番温馨世界。花园里的她,在三月艳阳里喜同百花共争春;于炎炎之夏中顶烈日而绽放,敢与映日荷花一样红;金风送爽时她目送飞鸿,相伴橘绿橙黄,装点秋色;到如今北风怒号,万木萧疏她仍然殷殷嫣红,颔首低眉迎接你的来到。当你走近小区的大门时,只见蜿蜒的人行道两侧的矮墙上,有一排偎藏在冬青树丛中的她们会伸出枝桠绽露笑容,“绿丛又放数枝红”,在凌冽的寒风中向你点头致意,欢迎你的来到。我家居此园,每每回家路经此道都会不经意地巡目而视,会心一笑,这时顿感倦情全消,寒意不再。我们的家园高楼鳞次栉比,花草纵横阡陌,在连连的园圃中种植不少山茶花,或围聚于绿坡,或相伴与群卉,湖畔旁,树荫下都有其身影,四周姹紫嫣红到处茶花烂漫,林风乍起,一片摇红,给居民生活带来四季春意。春天里姑娘们争先恐后贴着她的倩影拍照留念,欲效“人面茶花相映红”的意境。

红茶花为山茶科,属山茶属性特征,其花期长,色艳丽,艳而不妖,性耐雪霜,与梅花、菡萏、桃花、牡丹等共称我国十大名花。红茶花深得古人青睐,宋朝著名诗人苏东坡曾吟诗表达对山茶花的赞美;“山茶相对阿谁栽?细雨无人我独来。说似与君君不会,烂红如火雪中开。”唐代诗人司空图也曾作诗道:“景物诗人见即夸,岂怜高韵说红茶。牡丹枉用三春力,开得方知不是花。”竟将它与“花开时节动京城”的牡丹来比较,而且,还将牡丹比落下去。说它枉用春天之力,即便是开将出来,与红茶花一比,牡丹居然不算是花了。如此语出惊人使我稍稍一惊,也觉得过了一些,牡丹毕竟是享誉古今的国花啊!

今年冬季特长特冷,十年未遇的大雪寒风践踏天下,蹂躏万物,着实使得人们寒噤一番。然而,红茶花面对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她灿烂如火,白中映红,虽凌冰傲雪,妩媚可人,但也经不住如此几番侵袭,硬是有些许花瓣坠落碾尘。见此情景,不由黯然。前一阵子,约几个文友撰联咏雪,我不禁想起她的怜态。于是就泼墨挥就一联,联曰:

雪落缸沿,分明一条白玉带;

冰侵葩蕊,可怜几朵红茶花。

细思此联,美则美矣,然过于忧伤,未达其性,故而学前贤也赋诗赞美红茶花。诗云:

身列名园十大花,

未曾自傲教人夸。

冰凌何惧寒雪霰,

不务虚声落万家。


 永不忘记

小燕子

 

写《永不忘记》时,许多画面涌入脑海,无论是握手言别或问侯,还是那些欢乐时光,他们在我的生命中是如此重要,以至于我曾深信不疑:“我将永不忘记”。但我依然把期间发生的许多重要细节遗忘。

小时候,最爱我们的班主任,倒在教室里,突然离去。我确信,我自己无法忘记那一天,那一天是多么难过。时至今日,我依然把那天是哪一天遗忘。

父亲离世,我抬头看着墙上的时钟,在他离去的那一刻,多想让那钟摆永驻。我确信自己绝对无法忘记,那一刻是如此沉重,我将永不忘记。但我依然那天是几时几分几秒遗忘。

当哥哥车祸, 在医院抢救五天五夜最终离开时,我也以为自己永远无法忘记那五天五夜,那抢救室里心脏监测仪的滴滴声,以及哥哥心脏停止跳动的那一秒,我几乎站不住,我以为我心中的伤痛永远也无法愈合,永远也忘不了那一秒。可至今我仍然将那天的哪一秒遗忘。

母亲在五年前的8月16日,很突然的离开我们,我亦以为自己无法忘记那天的抢救时刻的分分秒秒。然而,那天的许多细节也已经淡忘。

我们的人生拥有这么多无法忘记的时刻,然而,你可以记得发生了什么的大概,却无法记住每一个细节,因为无论过往的遭遇有多么不如意,前方总有一片晴天在等着你。过去虽有痕迹,但伤痛早已被时间带走,未来你的心中会充满小小的喜悦,如清风般地吹过你的心田,冲淡所有不堪回首的记忆。

是的,这就是人生。也许不乏痛苦的时刻,让你一时无法释怀。然而,人生的美好迷人,就像海浪后浪推前浪,前面不幸的记忆终将被后面的幸福所冲淡。你曾坚信“永不忘记”的往事记忆会被时间带走,唯须记住的是永远不变的爱。

 

                   


                                    

评论(当前评论:0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上海科技助老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