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天际流的家园
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博 客

借得青松万千寻,敢上九天叩苍穹

偶然路过这个巴掌大的公园,进门就见一座长廊上红花压顶,红云覆盖。走近一看,花似喇叭,朵朵向上,三两朵或四五朵成团挂在枝条上,微风徐来,轻轻摇曳,仿佛乐队中陶醉的小号手。

常见公园长廊爬藤的是紫藤、葡萄,这样的以前也曾见过,一直以为是喇叭花,现在觉得不像,它没有喇叭花典雅,但更具朝气;它没有喇叭花惹人怜爱,但使人振奋。长廊里坐着一些老人,也许时近中午,人不是很多,但爽朗笑谈者有之、来来回回走着舞步者有之。我请教这是什么花?大多数摇头,一位大妈笑笑说:“只要好看,管它什么花。”一位拿着报纸,正要离开的老人说:“凌霄花。凌云壮志的凌,高入云霄的霄。力很强,只要有足够高的依靠,可扶摇直上。这个廊太低。”不等我深入讨教和道谢,对我微微点头,走了。经他这一说,我猛然想起,多年前在青岛崂山见过,缠在千年古树上的正是凌霄花。

我到廊外寻找花的根,廊里阵阵欢声笑语。我突然觉得,这些老人有点像凌霄花,虽然不一定想攀到多高,但紧紧依靠国家这“大树”充满活力。

两年前的六月,与我家一墙之隔的中学,围墙铁栅栏爬满凌霄花(原来种的是月季和蔷薇),满园春色关不住,无数凌霄出墙来。我天天走在一边是浓郁的梧桐,一边是红橙欲滴的人行道上,心情愉悦,脚步轻快。

俗话说,花无百日红,而我窗下的凌霄花,五月就开始“蠢蠢欲动”,十一月中旬,还有“坚守岗位”的。花期之长令人惊讶。

前几天,一场暴雨,我担心挂在铁杆上的凌霄花没有坚强的依靠会扛不住,雨停立即前去查看。人行道上,躺着不少依然鲜艳的凌霄花,而栅栏上更多的花在细细的枝条牵引下,在夏风中舞蹈。看着枝叶中的花苞,我想,经过风雨洗礼的凌霄花会更加红火。吟得小诗一首:

满地落花红带雨凌霄傲然笑夏风。

借得青松万千寻,敢上九天叩苍穹。

对于凌霄花,褒之者有之,损之者亦有之。损之者说,凌霄花不能自立,托身依附他人,是鄙俗小人。褒者认为,凌霄花不息攀登,有凌云之志。见智见仁,无可厚非。

我以为:凌霄花借助他人之力攀登,是其智慧。在“万类霜天竞自由”的今天,“适者生存”是规则,只要是合理的,何必在乎方法和手段呢?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我们实行“拿来主义”,获得的进步还少吗?
       凌霄无知人有知。作为个人来说,是立凌云志,还是存攀附心,应该把握自己。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三日

 

201265日上海杨浦区延春公园











 

2016610日上海黄浦区卢湾中学












 

 


评论(当前评论:0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上海科技助老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