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司马一羊的家园
家园勤打理,网园也上心; 诚待天下客,共谱白头吟。
博 客

学问是属于博览群书的人  




  博主按:前几天,《新民晚报》夜光杯副刊,刊发了著名社会学家邓伟志先生为即将出版的拙著《名人与书房》所作之序。拍照片发至微信后,多名朋友反应,邓序看不清,故现将邓序原文,发到博客后,再转发微信,与同好同享美文。

学问是属于博览群书的人 - 紫来斋主 - 朱亚夫

  

学问是属于博览群书的人

邓伟志

曾有一阵子人们把“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当贬意看。在教条主义盛行的情况下,为了调直接经验,贬它一下也未尝不可。不过,真正客观地说,“秀才不出门”也确有“便知天下事”的时候。没上过火星的人怎么能知道火星上至今还有流水的痕迹?那肯定是从书本上看到的。今人谁也没有跟司马迁聊过天,没请司马光品过茶,如何能确认历史上肯定有这么两位了不起的史学家?还不是从书本上看到的!学问是属于博览群书的人。人的知识有直接知识,也有间接知识,大部分是从书中得来的间接知识。

因此,从古至今人们都十分强调读书。古人提倡“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古人奉劝人们“门对千杆竹,家藏万卷书”。这万卷书往哪里放?那就不能不办个“书斋”了。书斋是文化的载体。书斋建设的状况从来都是文明度高低的标志。在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陕甘宁、晋察冀革命根据地把每年的“五月五日”定为学习节。今天在一些省市也都有读书节。“人均购书量”和“人均借书量”如今仍是评比文明城区的权重颇大的两个指标。

现在有人喜欢从互联网上获取知识。互联网固然是当今的一个不可缺少获取信息的途径。可是别忘了,互联网上的大量知识是从书本上移植过来的。从二者关系这个角度说:书本是源,互联网是流。要知道,跟《史记》和《资治通鉴》本是从竹简、帛书流入纸质一样,今天又从纸质的《史记》和《资治通鉴》正在流入虚拟世界。喜欢刨根问底的学人岂能不问“源”在哪里!岂能弃“源”而逐流呢!别以为《不列颠百科全书》被互联网取代了,就以为书斋可有可无了。纸质的《不列颠百科全书》版本依然是书斋、书库里的善本书哩!在今后一个相当长的时间里,将是互联网与书斋、书库交相辉映。

正因为能从书斋中找到推进经济建设、政治建没、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和生态文明建设的捷径和高招,眼光敏锐而远大的朱亚夫先生几十年如一日地、孜孜不倦地研究书斋。他纵观古今,著作甚丰。在这本新书《名人与书房》中,他又写了一百多家各有千秋的书斋,琳满目,美不胜收。从《名人与书房》中,我们可以看出书斋的分类,书斋的功能,书斋与人类的关系,可以找出书斋演化的规律。

目前,举国上下正在流行的位居“五大理念”之首的是“创新”。要知道,任何创新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更上一层、数层楼。这“巨人的肩膀”不在别处,都在书斋中。2015年获诺贝尔医学奖的青蒿素的发明,其出发点也是从古医书中走出来的。愿我们发扬古人“头悬梁,锥刺骨”的精神,认真理头于从实践中冶炼出来的书本,实现万人创新、大众创业。

 (本文是为《名人与书房》一书所作的序,题图中右为邓先生)


评论(当前评论:0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上海科技助老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