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司马一羊的家园
家园勤打理,网园也上心; 诚待天下客,共谱白头吟。
博 客
                   

 

              上海最新最美的景点——新沪上八景

博主按:2017年末,继出版《三十六计新解》之后,我又结集出版了《游览新沪上八景》。新“沪上八景”是经我倡议,后又经上海上百万人在上海世博会前夕评选认定的上海最新最美的景点。幸运的是我应邀对新“沪上八景”逐一采访,然后撰写成文发表,现在汇编成册,也是一桩美事。此书于新上海人来说,是张游览上海的导游图,不是说“如果不游新八景,等于白来大上海”么?于老上海人来说,是份白相上海的说明书,可以增添上海滩的许多趣闻轶事。现将本书《后记》附于后,以窥一斑。

 

后 记

在代前言中,我介绍了新“沪上八景”诞生的过程及其与老“沪上八景”的异同,这里我想交代一下本书的来龙去脉。

那是在2009年年末,有一天与《今日上海》编辑范如娟谈起我倡议评选新“沪上八景”前后经过后,她很感兴趣,约我写《新沪上八景:上海的新名片》,文章成稿后,《今日上海》主编张健文先生对此文甚为看重,特地在文前加“编者按”指出:“上海世博旅游的宣传口号是‘中国上海·发现更多·体验更多’。去年上海热热闹闹开展四个多月‘新八景’评选已尘埃落定,这些由广大市民踊跃推荐而出的沪上标志性的新景观,无疑将成为更多的海内外客人在上海‘体验和发现’的旅游新名片。”他对范编辑说:新“沪上八景”是新时代大上海的象征,这正是《今日上海》要捕捉、要反映的主题。要我再对新沪上八景逐一详细介绍,将今日上海之美奉献给读者。

本来我好梦已经成真,愿望已成现实,事情到此可以圆满结束,谁想现在好梦还会成双。这是对我的信任和鼓励;而写好这组文章,是我的责任。但是要真正写好这些文章,谈何容易。因为新沪上八景,于上海人来说,都略知一二,有的还游览过不止一次。但是真正领会新沪上八景的真实含义,品味新沪上八景在新时代所赋予的深刻内涵,欣赏新沪上八景“好白相”的地方,恐怕人数就不多了。而我愿意在这方面做个铺路石,做个探索者,能让家乡的美景,走进千家万户,为更多人了解,为更多人喜欢,我将感到欣慰和骄傲!

为实现心愿,我遵循四条原则,一是实地采访,体验八景之美。新八景网上材料不少,信手拿来,编织成文,固然便捷,但没有自己的感悟,“网上得来总觉浅”,我坚持做到实地采访,纵然新“沪上八景”其中有三景在市郊也在所不辞。本来外滩我熟悉不过,2010年3月外滩第三次综合改造竣工后,我也去尝鲜过,但在下笔时,想到此景名曰“外滩晨钟”,其精髓在于“晨钟”,为体验“晨钟”之韵味,我特地起了个早,携老伴又去黄浦江畔聆听“外滩晨钟”之音。为写出“龙华晚钟”的意韵,我选在傍晚赶到龙华寺,带上相机去领略“龙华晚钟”在新时代的意境。为写出“佘山拾翠”的神韵,我们在绵绵雨丝中感受“佘山拾翠”之翠。二是采访有关部门,获取权威资料。新沪上八景既不能靠道听途说的小道消息,也不能凭走马看花式的逛逛看看,而要或是主管单位,或是有关部门的权威信息和资料作支撑。因此采写新八景,我都千方百计地找了有关单位,比如采写“旧里新辉”,原感到上海石库门建筑好像并无主管单位,后来我就找了石库门经典建筑——一大会址纪念馆馆长倪兴祥,他提供的上海石库门的有关人口居住数据,就让人理解了石库门为何不仅是上海市民的主要栖息地,而且也是中国革命的发祥地,从而真正体会到“旧里新辉”的含义。为写好《十里霓红》,我在雪花纷飞中赶往静安区旅游局采访。三是对于同类景点,要细细分辨,领悟其独特之处,做到地换景不同。比如本书中写到外滩、南京路和豫园三处夜景,我曾在元宵之夜去体验“豫园雅韵”之妙,在夜幕下于外滩、南京路口长时间徘徊,观察两地的灯景之异同。又如,为领略“摩天览胜”的不同意境,我曾登临上海当时的三幢最高的摩天大楼:东方明珠电视塔、金茂大厦、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细细分辨其不同的“览胜”之处。四是广览史籍,去芜存菁。如果说前三条是努力开拓现实广度,那么这一条便是意在开挖历史深度。比如对于新“沪上八景”名家题咏不少,我也不惴浅薄,凑过八首顺口溜。但对老“沪上八景”,时称“沪城八景”的题咏诗,至今未见披露,于是我便扎进史籍,梳理寻觅,终于汇集了当时沪上文人为“沪城八景”的八首《申江竹枝词》,其中咏“吴淞烟雨”诗,不少报刊录为:“闸门潮长水如春,去去张帆拂柳浓;别有归舟烟雨里,迎潮无那泊吴淞。”未句“迎潮无那泊吴淞”,什么叫“无那”?甚为费解。找了许多史籍,仍解不开谜团,正面突击不行,可否从侧面迂回?我想吴淞地处宝山,宝山不乏诗人,其对家乡美景必有题咏,果然最后在一位宝山诗人的诗集中找到了答案,原诗未二句应为:“别有归舟烟雨里,迎潮无奈泊吴淞。”这样,历经三年,拙著先后完成,全部篇章曾在《今日上海》、《上海滩》杂志先后陆续刊发。

可喜的是,新“沪上八景”已成为上海新时代的旅游胜地,上海人文化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新“沪上八景”的各种各样的纪念品已遍布旅游景点,乃至波及闹市的街头巷尾。题咏新“沪上八景”各类诗文在各种媒体上层出不穷,有的上海网友甚至将自己的博客园地这样表述:家住新辉旧里,外滩晨钟鸣醒,午赏豫园雅韵,十里霓虹夜景,结伴淀湖环秀,摩天览胜聚会,常去枫泾寻画,闲来佘山拾翠 ......

为了让读者对新“沪上八景”有个立体的印象,便于对照、游览新老“沪上八景”,我将介绍新“沪上八景”诞生的过程及其与老“沪上八景”异同的《今日上海的新名片》作为“前言”,放在第一节,将《寻访老“沪上八景”》放在最后一节。《今日上海》、《上海滩》主编张健文先生是上海著名作家,又是本书的助产婆和策划人,他写的序文,相信会有助于读者品味新“沪上八景”,游览新“沪上八景”。著名书法家顾妙林为《游览新“沪上八景”》题写书名,墨迹豪放清幽,大有妙笔生花之趣。

本书的照片主要由施伯元提供,部分照片由邓致影、何雯亚、王青云、顾一琳、陆宏兴等提供,特别是施伯元先生,为展示新“沪上八景”的神韵,除随同采访外,还多次到同一景点拍摄,因此他们精美的图片为本书增添了不少光彩。我还要感谢上海旅游网资深编辑汪鸿滨、原《新闻晚报》记者祝玲等对评选新“沪上八景”的关心和支持。

新“沪上八景”虽是八个景观,但它沉淀的文化底蕴,包含的时代精神,并不是一本薄薄的旅游小册子所能完全揭示的。因此热忱地希望广大读者提出批评和建议。

                                                                                                               甲午年春编毕

丁酉秋日定稿于沪上紫来斋

 

                         
评论(当前评论:0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上海科技助老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