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司马一羊的家园
家园勤打理,网园也上心; 诚待天下客,共谱白头吟。
博 客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真谛

          ——上海百岁伉俪的“恩爱宝典”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句出自《诗经》的名诗,几千年来一直被人们捧为忠贞爱情的经典名句。是啊,人能活过百岁,堪称生命的奇迹;若夫妻双双跨进百岁寿星的殿堂,那更称得上是人间的奇迹。在今年“百岁寿星排行榜”评选活动中,上海涌现了三对百岁夫妻,他们是徐云祥和赵大妹、周凤山和朱亚云、赵善性和蔡黎明 。这是上海有史以来第一次有三对夫妻跨入百岁伉俪的殿堂,说明“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已经成为当今上海活生生的事实,上海太平 盛世,走上健康老龄化的一大盛事。

在现实生活中,有些人结婚多年后会产生“审美疲劳”,认为对方已是“老菜皮”,“黄脸婆”,别说“牵手”已经提不起兴趣,甚至还会冒出“七年之痒”,闹起离婚,分道扬镳了。其实这是没有体会到夫妻“牵手”的真谛。那末,百岁伉俪“牵手牵到100岁”,有什么 “恩爱宝典”可供世人借鉴呢?

 “娃娃亲”的恩爱经

徐云祥 、赵大妹百岁伉俪, 他俩是上海年龄最大的百岁夫妻,丈夫 105岁,妻子 106岁,今年已是第五次荣获“百岁夫妻”的称号了。两人出生于上海浦东洋泾地区,两个村庄,相邻三里地。7岁时,由父母作主定了亲,10岁有了来往,21岁结婚,至今成婚已有85年。妻子目不识丁,从小织布,然而心灵手巧。丈夫读过几年私塾,15岁在铁工厂学生意,车、钳、刨、铣,无不精通,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是个地道的“工匠”。公私合营后,入上海电影机械厂任金工车间主任。当年他凭着精湛的技术,在厂方大力支持下,经过不断试验,终于做出了我国第一台手摇放映机。他俩育有8个子女,2003年主动入住上海浦东新区社会福利院。

我们驱车来到上海浦东新区社会福利院,只见这里花木扶疏,楼宇整洁。老夫妻俩独居一室,有专职护理,看到客人来访,他俩满脸笑容。老寿星思维清晰,讲话流利,徐云祥欣喜地告诉记者,今年他出了一本书。原来中国美术学院上海设计学院的王颖、鲁瑜洋两位学生,自己出资,选择了“关爱、善解”老人的主题,作为毕业设计作业,精心策划了一本装帧精美的书。这本书图文并茂地记载了徐云祥一生的经历。

福利院护理人员亲热地称老寿星为“大大”、“阿奶”。他们介绍了老寿星的作息规律,这些雷打不动的生活习惯,有力保证了他们的长寿。4:30-5;00起床,漱洗完后吃早点心,如八宝粥、莲子羹等。7:00,早餐。有白米粥、白煮蛋,豆浆等。上午,男的看看报纸,女的作勾针活,相互嘎嘎山河聊聊天。11:00,中餐。11:30—2:00,午睡。2:00-5:00,在福利院走廊、花园中散步。5:00,晚餐。6:30,就寝。

在日常生活中,徐云祥平时喜欢看报,一报在手,他不戴眼睛,能看个半天,看得津津有味;而赵大妹爱好女工,尤喜勾针,手工活做得一丝不苟,乐此不疲,让晚年生活充满情趣,用护理员的话来说:就是生活有爱好,晚年乐淘淘。

谈起这对百岁伉俪,福利院上下无不赞其恩爱,称他们虽然是“娃娃亲”,却能相亲相爱八十余载,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典范。

常言道:少年夫妻老来伴,糟糠之妻不可弃。老寿星认为,夫妻相处,不在口口声声说“我爱你”,而在平时的油盐柴米,一举一动,相互搀扶,真正做到长厮守,不分离。前几年刚进入护理院的时候,年纪还“轻”,他们会相互搀着手去城隍庙玩呢。他们两人一方稍有不适,就牵挂在心,问暖问冷。若一方食欲不振,则对方也会胃口大减。有一次,女方生病住进东方医院,徐云祥失魂落魄,坐立不安,吵着也要住院,非要陪伴老妻在旁。赵大妹身上生痒,喜欢让丈夫抓痒,丈夫也乐此不疲。妻子腿脚不便,丈夫经常让她坐在轮椅上,他亲自手扶轮椅,推爱妻到外面散步,这一幕,是福利院中最动人的情景,曾经被有家婚庆礼仪公司在“情人节”中隆重推出,倾到了好多年轻朋友。我们也特地拍下了这一感人的镜头。

     

                                                  (与娄启炎合写,刊于2018年2月2日<新民晚报>)

                
评论(当前评论:0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上海科技助老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