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薛鲁光的家园
博 客

徜徉力与美的长廊

——参观上海艺术博览会

薛鲁光

秋风萧瑟的一天,我与好友老童来到浦东世博展览馆参观上海艺术博览会。展会面积为2万多平方,约有20多个国家的画廊或艺术经纪机构参展,数千件国画、油画、雕塑、版画、摄影、装置等艺术品参与展示和交易,此届艺术博览会为国内及亚洲规模最大,历史最久,国际化程度最高的艺术品交易盛会在世博馆倾情上演,再次成为海内外游客与收藏家欣赏力与美的长廊。

整个展馆分东西南北四个展区,展区又分割成各个不同展位,伫立于俄罗斯画廊区,这边是一幅幅粗线条勾勒的河流、平原、高山等俄罗斯风景油画,那处则是描绘的俄罗斯各个阶层的人物肖像画,有戴着斗篷放牛的少女,有系着围巾挤奶的的少妇,有打着褶子、光着脊梁的犁地农民……深感俄罗斯民族粗犷中那份热爱家园的细腻。

来到匈牙利展馆,那简直就是一个玻璃器皿的世界,有花瓶、酒瓶以及各种玻璃艺术品,五花八门,琳琅满目。我们知道,烧制各种玻璃器皿是匈牙利的强项。要在一般的玻璃杯上篆刻下一道道线条或图案,一旁一位懂行师傅讲解道:不要看似简单,那可是要求很高的技术活。一个工匠在一边吹成各种形状的同时,另一位就要用刻刀在毛胚上轻轻刻制图案,两人要配合默契,否则,那才是不可想象的。

来到国画展区,适遇一位画天神、地神、阴神的东北油画作者,他圆脸长髯,十分健谈,据说,他用了整整一个月才创作出这长六米、高两米的巨幅油画。

又来到西洋画展区,我让老童比较两者的异同,他也不吝其言:粗看不觉,细瞧有别,两者重在似与似之间,感觉那种体现在画中的人文精神和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意趣追求。而西洋画则去追求人体解剖、几何构成之类的东西,画面类似摄影,了无意趣。而一些后现代派的东西,则融入意识流的思想。总之,两种画是两种理念在主导。

观众来自世界各地,大家都很有秩序,刻意降低出声贝分。我们一边浏览,一边交流见解,遇到合适的布景,忍不住留下倩影。在这流淌人类智慧的艺术长廊中徜徉,精气神陡然崇高了不少。一霎那,我咀嚼到罗丹的那句名言:所谓大师,就是这样的人,他们用自己的眼睛去看别人见过的东西,在别人司空见惯的东西上能够发现出美来。不要迷信什么大师,从某种意义上说,你我观众不就是一位位善于发现美、欣赏美的大师吗?

 


评论(当前评论:0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上海科技助老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