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薛鲁光的家园
博 客

改革弄潮儿(报告文学)

                           薛鲁光

乘着我国教育体制改革的东风,曹行中学学生的个性、特长得以充分发展,办学质量稳步提升。由原来的农村薄弱学校打造成了闵行区A级学校,这是因为有了一批改革的弄潮儿劈波斩浪、砥砺前行。

 

当代鲁班”诞生记

 

教改,是当今教育界时髦话题。改什么?怎么改?这不但需要上级部门拿出一套套方案,更需要一线教师亲历善为。年轻教师吴建在教学生数学时,给大家讲了木匠鲁班发明锯的故事:“相传有一次他进深山砍树木时,一不小心,脚下一滑,手被一种野草的叶子划破了,渗出血来,他摘下叶片轻轻一摸,原来叶子两边长着锋利的齿,他用这些密密的小齿在手背上轻轻一划,居然割开了一道口子。他的手就是被这些小齿划破的,鲁班就从这件事上得到了启发。他想,要是这样齿状的工具,不是也能很快地锯断树木了吗!于是,他经过多次试验,终于发明了锋利的锯子,大大提高了工效。”课结束了,然而”实践出真知,发明长才干“的种子却牢牢播种到学生小裘与小林心上。

这两位同学由此爱上了建筑模型,并参加了吴建带教的模型兴趣班。时间过得飞快,第二届青少年模型大赛即将在北京召开,让雏燕到广阔天地去闯一闯,见番世面,对其发展大有好处。于是在征得校长和两位家长同意后,吴建带着两位雏燕启程了,当天下榻旅馆后,三人就开展了集体练兵,创造发明贵在实践,平时课堂上讲得再多,学生只留下模糊的感性认识,如今学用结合,学生发明创造的潜能才有机会迸发。而这一切的前提是,教师必须先行做出鸟巢模型,才能指导学生。

打铁须得自身硬,那年暑期,吴建把自己关在教室里,大热天还不能开空调,因为胶水遇热搭不住竹片。38度的气温让他汗流浃背,两盆降温的冷水没过多久就变温水了。他也不管这些,开始琢磨模型来,如今手头只有一本杂志里刊登的鸟巢图型的轮廓,要依据鸟巢图型的轮廓,制作出按比例的鸟巢模型,困难可想而知。好在小吴在上初中时就是一位模型发烧友,什么船模、航模、建模都尝试过,他只用了两周时间,便做出了鸟巢模型。

模型竞赛开始了,参赛选手来自祖国各地,每队规定两位选手参赛,现场只给做模型用的图纸、竹片、胶水、皮筋、小剪刀、比例尺等材料与工具,在一个小时内,搭出鸟巢模型。评委根据模型的外观、比例尺寸等项目评出等第奖。

初生牛犊不怕虎,根据赛前分工,先各管各搭零件,然后一起组装。怎样做出椭原形的屋顶,需要在木片上涂一层特制的环氧树脂,吹干后才会适度弯曲,涂抹胶水是个细致活,涂胶量过多就会使胶水中的高分子体相互拥挤在一起,过少高分子体间产生不了很好的拉力。这需要开刀医生般的灵巧双手与指挥大兵团作战的将军的心理素质,胆大心细,遇事不慌。好在赛前练兵,选手们有了经验,终于在规定时间做出了一个漂亮的符合要求的鸟巢模型,被评为一等奖,师生击掌祝贺这来之不易的成绩。若干年后,当年参与模型制造的两位选手都考进了他们心仪的大学,当小林聊起此事时,感谢教育改革增强了他发散性思维的培养和动手能力的提高。感谢母校老师为他插上了腾飞的翅膀。

 

飞将军”的三板斧

 

李国忠是位长着青春痘,留着小胡须,鼻梁上还架着一副玳瑁眼镜的小伙。刚从江西师范大学毕业,就应聘来我校上任。别看他年龄不大,却有着一套调教调皮娃的经验,在巾帼们团团簇拥的教育领地,他这位党代表就显得格外引人注目。因此,大伙都送他一雅号“飞将军”。

他所任班主任的一班是全校出了名的“刺头”班,那几个男生既调皮又捣蛋,在小李的课内不敢造次,可在其他课上,特别是在一些温柔笼罩的课上,便像花果山上的孙猴子们上窜下跳,吵得课堂上闹哄哄的,家长的状直接告到校长那儿,可小李很镇定,直接向校长立了军令状:“一个星期拿不下阵地,我辞职。”

军中无戏言,他既然敢立军令状,想必一定握有尚方宝剑,可三天过去了,没见动静。第四天,“飞将军”出手了。他先找“刺头”赵生,也不和他讲大道理,直接给他看“证据”——赵在班上上窜下跳的录像,原来“飞将军”三天并没闲着,然而李生并不买账,低拉着头不吭声,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看你能把我怎样?

于是,第二招出手了,“打扫全校厕所一星期”,用汗水洗掉臭气。赵生自知理亏,只得就范。最后一天是班会课,李老师竟拿出“杀手锏”,请来了赵生的奶奶,某中学退休教师。李奶奶说:“我只读了5年书,文革一来就闹起了“革命”,也就和我孙子一样,捣乱课堂纪律,当时还觉得自己很勇敢,后来到贵州农村插队,队里见她是从大城市来的知识青年,让她设计盖房的图纸。这可让她彻底傻了,她只学了一元一次方程,这图纸,看都看不得懂啊?同学们,你们千万不要学我们啊,时间金贵呀,祖国和人民还盼望着你们学好本领,建设更加强大的祖国啊。“

一番话,让“刺头们”内心受到震撼,是啊,调皮捣蛋只能逞一时匹夫之勇,而换来的却是一生的懊悔呀。这血的教训,难道还不深刻呀。打那以后啊,”刺头们“不再吵闹了,大家被小李老师的”三板斧“彻底折服了,”勤奋学习,报效祖国“蔚然成风,而我对”飞将军“更加刮目相看了。

 

“一根筋”把门

 

在曹行中学,一提起仓库保管员——“一根筋”金鸿源,人们就会叨叨絮絮给你说个不停。有说他好的,说他坚持原则,不徇私情;也有说他不好的,僵化呆板,不懂通融。他到底是个怎样一个人?

 2010年,遵照区教委“戏剧进课堂”的课改精神,曹行中学为学生未来着想,组织学生排练课本剧,还拿出有限资金来购来戏服、道具。校长叮嘱老金,要严格执行出借制度,让校产发挥极致。其实,校长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是老金把门。

果然汇报演出那天,请来了专家、评委来观摩。小演员们热情很高,一窝蜂跑来领戏服。老金见状,立马告之:要先登记你要领的服装尺码和件数,签上大名,完后交还衣物,注销后方可离去。面对这些手续,一些小演员们就认为是在刁难他们,于是七八个一哄而上,老金握住钥匙不松口,坚持要登记后才能领取。学生小张面对比自己矮一头的老金,压根就没把他当回事,伸手就要夺钥匙,说时迟那时快,平时和颜悦色的老金,突然大喝一声:“谁都不许动,在我这里,就必须听我的。”大家被这突如其来的吼声怔住了,刚才闹哄哄的场面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张同学不肯罢休,继续吼道:“观摩演出马上就要开始了,耽误了演出,我看你,是吃不了兜着走?”李同学帮呛道:“侬搞搞清爽,阿拉是在是帮学校创门面,又不是我们要演,再不给,我们就不演了!”李同学的话很有挑逗性,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场面怕要失控。此刻,老金还真不含糊,他一字一顿地说:“各位小演员,排戏是为什么?是学本领。但你们好好想一想,你的本领再高,但你如果不爱国不遵规,学的这个本领还有用吗?”

一番话把学生怔住了。却把那些“刺头”惹毛了,这个说:“你不就是个看仓库的嘛,有啥了不起?”,那个言:“行了,不给戏服,我们不演了,找校长去!”正在此刻,陆校长驾到,张、李立马上前,狠狠告了老金一状,什么“僵硬死板”、“破坏演出”等等上纲上线的词语都用上了,盼望校长来为他们出这口“怨气”。校长问明缘由,冲着张同学训斥道:“我说张骏,叫我说你什么好,你在舞台上也是演有头有脸的人物,舞台下这做派可不咋地。你不知道这360行,行行有规矩的道理吗?金老师做得对,严把制度关。”一番话说得小演员们一愣一愣的,最后还是按规矩办了事。

俗话说的好,有理不在声高。经过此事,张同学服了,这么多人吵不过这么一个“小”个子,不是因为你人不多势不众。而是你不在这个“理”上。从此,老金多了一个外号,叫“一根筋”。有些事,就不能变通,一变通,破坏了规矩,不就乱套了吗。就是这么一个“一根筋”,像一个安全守护神,数十年如一日守护着学校这架机器安然无恙地运转。十年来,曹行中学账目清楚、校产明细,从未发生事故。受到上级部门的表扬。

就像帆板冲向海浪,就像战舰驰骋海疆,教育改革的弄潮儿就要勇于探索教学规律,不再迷恋高考的尖子,而要培养鲁班式的能工巧匠,让我们都来拥抱大海,为诞生那些不畏惊涛骇浪的弄潮儿而尽心竭力、不懈努力吧。

 


评论(当前评论:0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上海科技助老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