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薛鲁光的家园
博 客

烟雾悠哉何时了

                                       薛鲁光

吞云吐雾,优哉游哉。在我身边,戒烟戒了三十年,似乎没见少,反而有越戒越滥之势,套用一句古诗“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我真不明白,明明知道,吸烟有百害却无一利,为何还是有那么多烟民像钱塘潮水一样,一浪高过一浪,街头巷尾,叼着小白棍的不仅有年轻人,还有女烟民有恃无恐地加入这个庞大队伍?

世界禁烟日颁布多年了,我不知道在一年我们吸了多少支烟。我只知道每年我国同胞死于与吸烟有关的疾病的数字是100万。这让我想起了我的一位老校长,那天旅游,他买了一大摞小外孙要吃的东西,还拿出他和小外孙的合影让我们分享,幸福之情溢于脸颊。然而退休仅两年就死于肺癌。一查还是他不注意个人卫生——嗜烟而起。他从二十开始吸烟,一天两至三包。最后死亡时,他的肺已成棉絮状——“弹痕”累累。他老婆、女儿劝他少抽烟,他却不以为然,说:别人没事我也一定没事。就是这种侥幸心理,让他后半生一直被肺气肿困扰,发展为肺癌最终导致不治。我去看他,他拉着我的手说:“一定要劝大家不要再抽香烟了,小白棍害死人啊。”

当年我在部队,写批林批孔的文章,一时脑筋不开窍,战友劝我吸烟,说有助于思维。于是开始吸烟,碍于烟酒不分家的面子,见面互相递烟,吸烟似乎成了人们交际的敲门砖。退伍后,我就不吸了,因为那些所谓的理由全然是遮羞布,不抽烟,我的写作不是也没受影响吗?

但被动吸烟还是让我防不胜防,开会时,几位老抢熏得屋子烟味缭绕,可怜像我这样不抽烟的,全部照单全收到肺里,那些吞云吐雾的人是毫不知晓,他们的所谓快乐却是建筑在旁人的危害之中。

当一些人在标榜自己吸烟是人生享受之余,可能没有考虑,他的这一举动正是被动吸烟的祸源。正所谓,吸烟是健康的死敌。被动吸烟无异于谋财害命。这决不是危言耸听,而是有统计数据的证据。我们的文化氛围有一种自由主义倾向: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对旁人的冷漠导致全民禁烟氛围难以形成规模的一个盲区。譬如说,出租车里都挂着禁烟的牌子,可是不少乘客在牌子前面就成了睁眼瞎。有位司机自己不抽烟,曾劝阻抽烟的乘客说:“你抽得满车烟味,别的乘客会讨厌的。”这个烟客却说:“别人关我啥体!”冷漠的烟民导致他的愚昧无知。难道他就不知道,他吐出的烟雾戕害了“不关他啥体”的别人;同时也在戕害他自己吗?

我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我国烟草工业是创汇大户。每年创造并上交国库的巨额收益。但我们创造的这些效益,却是以危害同胞们健康幸福为代价的。这种效益,还是不要为好。可要谈禁烟谈何容易!我觉得有必要企业在香烟壳上写上“吸烟危害健康”字样,并印上骷髅,以示警戒。在讲经济效益的今天, 于是乎,你一支,我一支,烟雾缭绕中,烟草危害着你我的健康

烟雾悠哉何时了,烟害知多少?不堪回首肺穿孔,后悔已迟晚。”大家行动起来,让烟草与我们生活“拜拜”,电视电影有关吸烟的镜头要严格控制,机关带头,党团员带头,不在公共场合抽烟。并教育、劝告别人不抽烟,让整个社会形成以不抽烟为荣,以抽烟为耻的新风尚。全民动员,打一场全民禁烟的人民战争。就像当年虎门销烟那样。抽烟有害健康,而健康是为人之本。健康出了问题再后悔,已经晚矣。

 

 


评论(当前评论:0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上海科技助老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