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薛鲁光的家园
博 客

元宵打“虎”被“虎”欺

薛鲁光

灯谜又称文虎猜灯谜,亦称打虎灯谜顾名思义,就是将谜语悬之于灯,供人猜射。元宵节猜灯谜,那是咱老祖宗留下来的习俗。如今过节不兴放炮仗了,然而观灯舞狮猜灯谜等文化习俗还是要保留的,以增添年味情趣。

己亥年元宵节,我应邀来某公司办事,适逢该公司举办猜灯谜游戏,这一下子勾起了我的灯谜结。上世纪八十年代,市工人文化宫每逢元宵都要办猜灯谜,射虎中了,可以领到笔记本、圆珠笔等小奖品。我邀朋唤友乐此不疲。

这是一个单间,墙顶吊下来一款款用红纸印刷的灯谜,我很好奇,凑上去一瞧,也就是些物谜,这难不倒我,说好了我与小刘比赛,看看姜是老的辣,还是嫩的香。

“电影它能放,戏剧它能演,光线明晃晃,一扇玻璃窗。”(打一日用品)这不是走马灯吗,我刚刚在浙江农家乐过的年,就看过农村人用盏盏走马灯来扮演三国古战场的喧嚣,撞在我枪口上了,初战告捷。

轮到小刘“像蒜就是不分瓣,说葱比葱长得矮,一层一层裹紫缎,不是葱来不是蒜。”(打一蔬菜)小刘年轻,脑子转的快,很快射虎为“洋葱”。

首轮平手,再赛,“能耐渴来能耐饿,戈壁滩上万里行,不是牛来不是骡,头像绵羊颈似鹅。”(打一动物)这种灯谜纯属娱乐,哄哄小孩还凑合,给成人猜有辱没智商之嫌,答案是骆驼。

“尖针已插满,只是花难开。摊开一只手,四季常青绿。”(打一植物)小刘沉思片刻,给出了答案:仙人掌。

看来难分彼此,于是我拿出了一道今年广播电台出的谜面来一决雌雄。“一块变九块”(打一成语)我猜“八面玲珑”,他猜“神秘莫测”看来都有点像,仔细琢磨又不像。两人绞尽脑汁也不得其味也。一看答案“四分五裂。”大家哈哈大笑,自诩还未入门,相邀来日再战。

中华文化源远流长,就连猜灯谜都不能打包票。其实就是找个乐子,经常动动脑子,不会得老年痴呆症。还可以增添一些生活情趣,何乐不为。这真是:“元宵来射虎,你猜我也轰。突然变一变,老虎打武松。”

 


评论(当前评论:0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上海科技助老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