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路岐_shanghai的家园

友谊需要我们忠实地播种,热情地浇灌,精心地培养,并要共同地呵护。谁言荧屏方寸小,网友情谊如海深。欢迎网友们光临、前来指导。

博 客

我与海军的缘份

——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2周年海军建军70周年服役海军东海舰队60周年

 

2019101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2019423日,是我人民海军建军70周年;81日,是我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2周年。同时,也是我19591月开始服役海军东海舰队60周年。20196下旬,又是我虚度80年的生日。因此,2019年,真是一个值得纪念和有着特殊意义的年份。

   

    “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这首歌,说出了人民解放军与老百姓之间的血肉关系,以及有力证明了“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的伟大真理。

2019423日,是我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建军70周年纪念日20191是我服役海军东海舰队60周年的纪念20194中下旬也是我赴闽参加粉碎国民党军窜犯东南沿海地区57周年纪念日。歌颂70海军建军光辉历程,纪念服役海军东海舰队60周年我赴闽参战57周年。个纪念日的到来,使我心潮澎湃,感慨万千。于是伏案奋笔疾书,写下了《我与海军的缘份——庆祝海军建军70周年、纪念服役海军东海舰队60周年我赴闽参战50周年》回忆录。 

从我19591月参军起,直到19651月复员回家。在部队这段时间,也是我的青年时期。在部队的整整六年时间里,我不仅在生理上走向成熟时期,而且也是我政治思想上突飞猛进的时期。首先,使我在对于“当兵为什么”这个道理弄懂了。因为当时想参军去。目的是想体验一下军队生活。以后可以在写作部队文艺作品时,有个实际生活体验。所以,刚开始对连队组织的一些劳动如种蔬菜、翻地及养猪等,不感兴趣,也不愿意参加。后来,在部队党团组织帮助下,使我逐步弄清了“当兵为什么”这个道理。在政治思想上,也开始成熟了。在参军第二年下半年(即1960718日),我被批准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在参军第四年(即19621124日),我被光荣地批准加入中国共产党。从入团后,以后年年都被评为“五好战士”及受到上级的表彰及嘉奖。同时,我在部队也发挥了自己爱好文艺的特点,积极参加战士业余文艺演出队,参加节目演出和创作文艺节目。在部队文艺会演中,我所创作的文艺节目及作品,如歌曲、器乐曲、相声、说唱、表演唱等,都获得了表演奖及创作奖项。

一、我成为光荣的人民海军一员

说起我海军的缘份,还得从我16岁学徒时说起。

那是在19561,我好满16足岁,经上海市提篮桥区劳动局介绍,被招进在浦东的沪东造船厂舾装车间油漆工段一名学徒工。

  1953年,中苏签订《六四协定》,其中一项重要内容苏联转让四艘里加级(Riga)护卫舰6601型护卫舰)。项建造任务国家交由沪东造船厂承担当时,它的代号为:四三七厂)

6601型护卫舰的第一艏沪东造船厂是在1955415日开工,1956428日下水,1017日试航,1957530日交付。至19586月,第四艏只,也通过国家验收。4艘护卫舰先后定名舷号205“昆明”舰舷号206“成都”舰舷号207“贵阳”舰舷号208“衡阳”舰(后来,这4艘舰舷号改为505,506.507,508)。

19561月到19591月的整整三年里,在我服役到海军东海舰队时为止,我都参与了这4艘护卫舰的建造全过程。后来,这4艘舰只,全都配置给了海军东海舰队。19606月,我因公务曾经到海军上海吴淞水警区,登上过舷号205“昆明”舰

是从1959126日从上海沪东造船厂(四三七厂)参军。那时候,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人。当时,当要开始进行征兵工作的消息一发布,顿时,在整个四三七厂内的青年干部工人中,像开了锅热水似的,沸腾起来了。在四三七厂的征兵站(即厂武装部),人山人海,挤满了前来报名或咨询的人。我同车间的几个小青工一起,也化了好大力气,挤进人群中,直到报上名才算松了口气。但是,会不会被录取,我心中一点也没有把握。因为听说这次招兵都是技术兵种,对参军入伍的兵员,要求是很严格要求的。为此,我听到这个消息后,心里想:也只好听天由命了。如不能参军入伍,就老老实实地当个老百姓吧。谁知到了发榜的那一天,我自感希望不大,也就没去看榜。不一会儿,我们车间主任,就来找我,他问我为什么不去看榜?我就老实地跟他说:因为我希望不大,所以就不去看了。他听了后,就笑了起来说:谁说你希望不大?你看!这是什么?他举起右手,手上拿着一张纸,晃动着。我好奇地问他:“这是什么?”他说:“你猜猜看?”我摇动着脑袋,老老实实地说:“我猜不着!”于是,我们车间主任,就慎重其事地将这张纸交给我说:“恭喜你!你被征兵站录取了!明天,你到厂武装部报到。”听到这个消息,顿时使我兴奋得透不过气来。过不一会儿,我们车间去看榜的人,全都回来了。他们兴奋地围着我,向我祝贺。到了第二天,我接到体格检查的通知书。

等到做完体格检查,我的心,就一直处在不安之中。因为在那天体格检查时,当我在进行测量身高时,我只有160。当时,正巧有一个征兵的军官,走过来看我测量身高。当厂武装部干部看我测量身高只有160时,他就转身问站在他身后的征兵军官:他测量身高只有160,行吗?”那个征兵的军官就说:“没关系!他还年轻,还会长个,不用担心他长不高!”虽然,这个征兵的军官说不要紧。但是,其他人是不是能通过鉴定,就不好说了。所以,我一直在担着这个心。结果,不到一个星期,正式录取到部队的名单公布了,我也在其中!接着,我接到通知:在120日上午9点钟,带好征兵录取通知书,上海沪东造船厂(四三七厂)武装部报到,同时来领取新兵制服。

于是,我又接到通知书:在121日上午9点钟,不要带行李,只要带好征兵录取通知书,但要整齐穿好新兵制服,上海沪东造船厂(四三七厂)武装部报到。

122日早上9点钟,在我整齐地穿好新兵制服后,我的母亲陪着我(因我父亲要上班,所以无法送我去),到厂武装部报到。报到后,我就被厂团委干部带上大红花。我和母亲就被请到厂里的大广场去。因厂党政工团组织以及武装部,在厂里的大广场上,要联合为我们开欢送会。从欢送会上的领导讲话中,我才得知:在这次征兵活动中,我们全厂共有1000多名青年工人报名参军。经过体检政审,现在有100名同志,被光荣地批准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行列,成为光荣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中的一员。

欢送会结束后,厂武装部就把我们100名同志及来参加欢送的家属,敲锣打鼓地送到当时是川沙县(现在是浦东新区)武装部。中午,川沙县武装部代表川沙县党政领导,在川沙县政府机关大食堂里,宴请了我们100名同志及家属。饭后,我们100名同志及家属,又与川沙县有关领导及武装部同志一起合影留念。接着,我们100名同志及家属,由厂武装部再送回到厂区。

我的几位要好的同学,决定要为我和另一位同学名叫蒋鑫泉饯行。然后,我们又整齐地穿好新兵制服后,一起到梧州路上的一家叫“杨子照相馆”的,去拍摄了一张合影留念照。在付款时,有个叫吴伯顺的同学,头脑灵活说:“营业员,请你在照片上面写几个字:欢送蒋鑫泉、沈嘉麒二位同志光荣地服现役。再写上日期:1959。1。25于上海”拍完照,我们就都依依不舍地互相道别。一个是我和蒋鑫泉还要作好明天到运送新兵集结待命点——中苏友好大厦去报到的准备工作;另外,这个叫吴伯顺的同学,明天也要去浙江杭州钢厂报到。

126日早上9点钟,在我整齐地穿好新兵制服后,在我的母亲陪伴下,我提着行李袋及军用背包,一起乘车赶赴到运送新兵集结待命点——中苏友好大厦去。不一会儿,我的一位最要好的李姓女同学,手提着一些吃的食品、水果之类的礼品,急急忙忙地赶到了。这位李姓女同学,比我大三岁,人也长得老成些,性格也比较稳重些,手脚也很勤快。她经常到我家来玩,也帮我母亲做些家务事,深得我母亲的喜欢。在我家帮佣的阿姨,也经常在我母亲的耳边嘀咕:“这个小姑娘,人老实本份,手脚也比较勤快。不如让她嫁给你大儿子好了!”然而,我母亲倒也是蛮喜欢她的,主要就是嫌她长得老气了些。否则,这门亲事,早就会在我参军入伍前定下来了。也可能我俩的缘分没有,这事也就不了了之。后来,我在1961年回家探亲时,也曾到处打听过她的下落,才知道她已经嫁人了。于是,我还去过她的家,看望过她。从此之后,我们也就再也没有联系过。

在上午10点整,我们100名同志,就被部队用几十辆大客车,运送到了在上海市区的新兵营。

二、在新兵营集训三个月

这个新兵营,地方是在上海卢湾区蒙自路,是当时地方上的一个很大的仓库。一到大仓库,里面空荡荡的,什么东西也没有。不一会儿,就响起了一阵急促的哨子声。接着,有人就大声地叫喊着:“集合!”于是,大家就朝着发出命令的人跑过去。发出命令的人,见大家将他团团围住了,就大声地说:“大家排成队。个高的,排在我拳头的前边;大家就根据自己的个头,按高低排过去,20人一排。排满了20人,再另外排一行。动作快点,别磨磨蹭蹭的,像个老娘们似的!快!快!动作快点!当兵的,就要像当兵的样子!”他是个北方人,脾气还挺大的。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队伍总算排好了。但是,大家只要来回看一下,就会笑破肚子。你看,这20人一排的队伍,行行都歪歪扭扭的,像条条长蛇。连发出命令的人(后来才知道:他是值日排长)看了,也都“扑兹”一声,笑了起来。他这么带头一笑,顿时全营房都哈哈大笑了起开。“好了!别笑了!也不怪你们。新兵吗,难得还排得那么好,不容易!好,今天就不进行操练。大家先按照刚才宣布的班组名单,请班长将自己班的同志带走,召开班务会,各人先自我介绍,互相认识一下。等到被褥来了后,请班长派人一起去,按人头取回来分给大家。晚上,大家就按班次,就地打地铺睡觉。听见没有?”这时,大家稀稀拉拉地回荡着:北方口音:“知道啦!”,上海口音:“晓得啦!”苏北口音:“嗯哪!”回答声南腔北调,这下值日排长就火了起来:“这还像个当兵的吗?要说普通话,整齐划一地大声地回答!重来!开始!一、二、三!回答!”“知道!”“行!这才像个当兵的!解散,按各班组,开班务会!”“是!”

接着,几天来,我们都是进行着队列训练:起步走、跑步、稍息、四面转法、报数等等。每天都是如此,非常枯燥乏味。只有学习部队的条例条令,才觉得有点味道。就这样,一连经过了三个月的队列训练,最后经过测试,大家的队列训练,都获得通过。

第二天,我们就进行了授衔仪式。这已是19593月底、4月初的时间。

第一次列兵授衔过程隆重又壮严。这对于我来说,真是让人难以忘怀。

  从入伍那天开始,虽然我们穿上了水兵的军装,但严格来说,因为我们还没有授予军衔,所以还算不上是一个真正的军人。

  经过为期三个月的紧张而又艰苦的军事训练,我们就被集中起来。新兵营的带兵连长向我们宣布了一个特大喜讯:明天在军营举行授衔仪式。所以,每个战士必须穿上新发的崭新军装。

第二天上午,当集声在新兵营里响起,所有的新兵,都已经整装待发。大家在各自班长的口令下,一支支队伍很快组成了一个齐整划一的色方阵。这时,大家也都屏息静气,等待着授衔仪式的开始。不一会儿,带兵的上尉连长走上队伍前面。值日的排长例行向连长作了到勤报告后,连长宣布授衔仪式开始。

列兵,是军队中最低的军衔,但在授衔时又是十分庄重。这时,连长首先宣读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部授予军衔的命令”。然后战士授衔。连长读到一个战士名字同时,个战士便响亮应声“到”。再后,在一个标准的立正之后,连长就宣布某某单位某某连某某战士被授予列兵军衔。虽然连长都是重复着同样的命令,但谁也不觉得啰苏、重复因为个战士来说,自己真正被授军衔才是属于自己的军衔。

授衔仪式结束,负责后勤的司务长就把帽徽、领章发了下来。接着,大家就兴高采烈地打开针线包,自己军装领口上,缝上缀有一枚银白色五角星的黑色领章。这时,大家当穿上新缝上缀有一枚银白色五角星的黑色领章的军装,觉自己现在是特别精神。大家抚摸着帽徽领章,深深知道,领章、五角星、帽徽代表着党、祖国和人民。从时起,大家就深切地感受到,自己这时才是一名真正的军人。

三、上海人当城市兵!

授衔仪式后的第二天,我们又被集中起来。带兵连长向我们宣布了一个喜讯:明天上午,大家宣布分配去向。所有新兵,都要被分别安排到基层部队去。

第二天上午,当集再次新兵营里响起大家又已经在各自班长的口令下,一支支队伍很快成了齐整划一的色方阵。这时,大家又都屏息静气,等待着上尉连长大家宣布各人的分配去向。

也是像授衔仪式一样,当连长读到一个战士名字同时,个战士便响亮应声“到”。然后,连长就宣布某某战士分配到某某单位某某连这时,虽然连长也都是重复着分配名单。但是,大家都以焦急的心情等待着属于自己的一刻:到底自己被分配到那个单位去?是留在上海,还是分到外省驻地或海岛?因为关系到自己今后发展的方向和前程。

我也是和大家的心情一样,紧张而又焦急。但是,又怕自己一紧张,万一听错了怎么办?于是,我就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当自己刚镇定下来,就听到连长读到自己名字。这时,我就马上便响亮应声“到”。然后,听到连长宣布“列兵沈嘉麒,分配到东海舰队司令部通信处通信我这时做梦也没想到:我会被分配到东海舰队司令部。这真是“上海人当城市兵!”

当宣分配名单刚结束,大家就各自找寻着要好的战友,打听着各自的去处。在我的这个新兵班里,就是我这个上海人被分配在上海。其他新兵,都被分配到浙江省或福建省的各个海军基地去。当然,其它班的上海人,也有被分配在上海的。这次我们上海人被分配在上海东海舰队司令部通信处通信的新兵,一共是五个。但是,都是被安排在各个排、班里。而我在的班里——通信一排二班,就只有我一个人。

  对于东海舰队的情况,以前我并不了解。后来,经过参加部队的政治课及听老同志介绍,我才逐步形成完整的概念。现在我知道:

解放军的第一支海军--东海舰队的前身——“华东军区海军”,是1949423日,在江苏省泰州白马庙成立。当时,张爱萍将军担任首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1955923日,华东海军又正式更名为“东海舰队”。 目前,东海舰队,有三个军级编制的海军基地:上海基地(辖连云港、吴淞水警区),舟山基地(辖定海、温州水警区),福建基地(辖宁德、厦门水警区)。由于东海是我国海岸线最曲折、近海岛屿数量最多、港口最密集的地区。所以,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使得东海舰队拥有了最多的军港。东海舰队的舰艇实力,历来排在北海舰队之后,名列第二位。近年来,由于南海情势紧张,南海舰队的实力有所提升。现在,与东海舰队基本齐平。东海舰队,现有各类作战保障舰艇500多艘,是三大舰队中,舰艇数量最多的。其中导弹驱逐舰8艘,导弹护卫舰25 艘,常规潜艇17艘,核潜艇2艘。此外,还拥有登陆舰艇、导弹快艇、鱼雷快艇、猎潜艇、扫雷舰艇、侦察舰艇等300多艘。

在这段时期,我主要是从头开始,进行军事技术学习。同时,执行任务。其中,在19611221日~1962323 ,我接到上级命令:去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上海流动展览会红军组担任讲解员工作。

四、司令部巧遇大将军

   196234月,国民党当局大肆叫嚣“反攻大陆”,并有计划有组织地连续派遣大批小股武装特务渗透和袭扰大陆沿海地区,从而制造紧张局势的阴谋,我党中央和中央政府对此作出了相应措施。首先,中共中央发出了准备粉碎国民党军窜犯东南沿海地区的指示,要求全党、全军、全国人民提高警惕,从各方面做好准备,如果国民党军胆敢来犯,就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予以歼灭。同时,人民解放军遵照中共中央的指示精神,立即投入紧张的战备工作,迅速调整了部署,不仅加强了东南海地区的兵力,而且在全军掀起了群众性的战前练兵热潮,并在物资装备方面都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尤其是东南海地区的人民群众和民兵也积极行动起来,一方面加强沿海地区沙滩及岛屿的日夜巡查,另一方面准备随时支援和配合解放军作战。

19624月的某一天,我因有事要到舰队司令部收发窒去,便向班长请好假,就从连队向司令部办公楼三号楼走去。当我快步向前走的时候,看见在前面约100米左右的路上,有一个高个子、面容白皙、身材矫健,身穿着黄呢制服的、肩章上扛着三颗金星的军官,正背着双手向我慢慢踱步走来。当我刚走近这位三星上将时,就举手向他行了军礼后,便径直继续向前行走。可是,当我还没走几步路,就听到背后有一个宏亮的声音在叫我:“哎,小鬼---回来!”于是,我连忙转过身来,便快步向这位将军跑去。跑步到将军面前后,向他先行了个军礼,忙问道:“报告将军,是您叫我吗?”将军用右手轻轻地捏了捏我的肩膀,又托起我的脸仔佃看了看,便微笑着问我:“小鬼,身体怎么样?有没有生病?”我连忙回答说:“报告首长,我身体很好,没有生病!”“那么,你的脸怎么这么黄?好像还有点浮肿嘛!”这时,我肚子突然“咕咕咕”地叫了起来。于是,我便报告说:“报告首长,我们现在吃不饱饭。”“为什么吃不饱?你们士兵定量不是每天一斤半吗?”“报告首长,我们现在每天早晨只能吃两只馒头和一大碗稀饭;中饭和晚饭都吃得干不干湿不湿的掺杂粮的稠稀饭。”“是吗?!走!带我到你们大食堂去看看!”将军一说完,就拉着我的手要走。他边走边问:“你们的士兵食堂在哪里?”我便手指着营房西南角的一排大房子说:“就在那边,就是那座有大烟囱的大房子。”

将军和我刚走进大食堂,有两个炊事兵扛着一个大铝盆午饭走过来,只见他们将午饭倒入盛放士兵们吃饭的大木桶里。将军就急步走过去,用盛饭的木杓去捞饭。只见原来雪白的大米,巳成了又苦又黄的干稀饭,将军边捞边皱着眉头。两个炊事兵在倒完饭后,因看见首长在检查午饭就没有走开,等着首长的指示。“你们每天都吃这样的饭?”将军转过身来用手指着饭桶里的饭问道。我连忙报告说:“今天的饭因为是掺了地瓜(即蕃薯)叶,所以还稠了些。如果加了南瓜或地瓜,饭就会比现在的还稀。中午十二点吃饭后,不到下午三点钟,肚子就饿得咕咕叫。”“是这样吗?”将军抬头看到两个炊事兵身后,站了一个肩章标记为上士的士兵,便询问他。这个上土便立即立正,举手行了一个军礼,随后报告说:“报告首长,我是当值的炊事班长。刚才那位中士讲的都是实情。”将军忙问:“这是为什么?”“报告,上级供应的粮食不足。所以,不能敞开吃。”

将军又问:“为什么供应的粮食不足?”“不清楚!”“你,快去把你们的事务长找来!”“是!”炊事班长便跑步出去了。“走!你带我去厨房看看。”将军拍拍我的肩头说,然后又转头对两个炊事兵说:“由他带我去厨房看就行了,你们就去忙你们的活去。”说完,我们就向厨房走去。一走进厨房,将军先看了看炒莱,全都是素菜,便问我:“每个月吃几次荤菜?”“四次,平均每周一次,但每次数量很少,不过隐。”将军“噢”了一声后,再也没开口说话。这时,只见戴着少尉军衔的事务长,巳气喘吁吁地站在将军面前,敬了个军礼后说:“报告首长,我是士兵食堂事务长,请您指示!”将军还礼后向事务长问了一些情况后说:“今天中午改吃干饭,再临时加一顿红烧肉,给他们(将军边说边拍着我的肩头)改善改善伙食。当士兵的很辛苦,我们这些当干部的,就应该多关心点他们的身体健康。”当事务长刚要开口说话,将军用手势阻止了他,便说:“你不说我也知道,粮食供应不足问题,由我去向陶勇说,叫后勤部门增拨一点给士兵食堂。行了,马上要开饭了,先照我的意见去办吧!”说完,便转身走出了大食堂。事务长见将军离去后,便马上关照炊事班长按将军的指示去办。然后问我怎么认识这位将军的,我便把刚才路上遇见将军后所发生的事情经过汇报了一遍。事务长听完我的汇报后就说:“你知道这位首长是谁?(我老实地回答说:“不知道。” )这位首长是副总参谋长杨成武上将!”我听后,吓得我伸了一下舌头,赶忙奔到连队向连长、指导员汇报了一遍事情的经过。这是我生平中,遇见的第一个军衔级别最高的首长。这件事,虽然巳间隔几十年,但军委首长的平易近人、关心士兵生活疾苦的风范,使我久久难以忘怀。

  前面曾讲到杨成武上将在听到当值炊事班长说到“上级供应的粮食不足”时,可能还没回过神来,所以,还追问了一句:“为什么供应的粮食不足?”后来,待事务长具体汇报了粮食供应的情况后,他才猛然想起陈毅元帅曾在军委扩大会议上说过的话。大意是说:现在有好几个省开始缺粮,秋收以后就缺粮,寅吃卯粮,明年就有一个怎样渡过的问题。为此,陈毅元帅动情地说:人民确实相当困苦了,情绪也很不好,劳劫热情普遍不高,大家外逃也不愿意搞生产,需要我们军队帮一帮啊!后来,中央军委还专门发文,要求军队要与驻地老百姓同生死、共患难,保持和发扬我军艰苦奋斗的革命传统,为克服严重经济困难,调整国民经济而奋斗。这些情况,杨成武将军当然是一清二楚的,只是最近忙于战备工作而忽略了这个问题。通过今天的这件事情,他的心情又变得十分沉重了。

面对这样严重的国内经济危机,加上中苏关系的破裂等情况,所以国民党当局认为全面“反攻大陆”的时机巳到,决定有计划有组织地连续派遣大批小股武装特务渗透和袭扰大陆沿海地区。针对国民党当局叫嚣“反攻大陆”,中央军委决定由解放军总参谋部会同海军司令部,拟定准备粉碎国民党军妄图窜犯东南沿海地区阴谋的作战计划,然后报中央军委批准。这次杨成武上将就是代表中央军委来我舰队,与陶勇司令员会同空军第四军司令部和解放军福州军区司令部一起,共同协商制订出一份详细的作战计划来。为此,杨成武将军自感这次来沪责任重大。想到这里,杨成武将军便加快步伐朝舰队司令部陶勇办公室走去。

  (未完,待续 

这是我的好朋友们于1959年1月25日为欢送我参军留影。

这是我于1959年4月在分配到连队后照相留念。

这是我于1962年4月我晋升为上士时留影。

这是我参军后1959年6月换新军装时留影。

这是我于1960年7月入团并晋升为中士时留影。

这是我于1960年10月荣获五好战士奖状。

60年12月我被评为五好战士后部队寄给我家的喜报。

1962年3月军博上海展工作结束后红军组全体人员留影(前左一是我)

我国海军举行大规模海上阅兵。

向祖国敬礼。

评论(当前评论:0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上海科技助老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