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焦溪的家园

淡泊名利, 做人低调。知足常乐,健康向上!

博 客

           


     


                 神奇巧遇   悲切思念

 

    在我自己的作品选<七彩博文留印痕>中,有一篇文章:《女领导,你在哪?》,这是我几十年来思念的那位女领导李明同志。


前天,竟在不经意间又真的见到了“她”,真乃是神奇巧遇,让我思忆悲切!


事情是这样,我几十年的词友、离休干部老袁(也偶上九九网、网名竹园),不幸于去年8月病逝。如此好友,我因事无缘去参加追思会,但我对他家人许愿,在清明前后,定去他墓地拜祭一次。


日前,家属带我去了奉贤“滨海古园”。扫祭后,发现在袁先生墓地左边不足十米处,见到墓碑上有“李明”名字及照片,旁边有其丈夫王寿华及照片(原来王若望在未去延安时,小名王寿华)。我不敢吃准,看了他们的生卒时期,再看看多名子女如“王东远”等名字之后,得知,确为女领导李明无疑!


“踏破铁鞋无觅处,抬头举目就眼前。”


 墓盖上刻的两行似挽联的文字:“跃马南北浪迹东西中信恕魂归桑梓;举案前后濡沫左右礼仁德脉系子孙。”我含泪默念这对句,只有我,因为了解情况,印象深刻,更能够理解此联句之含义。这是对这对共患共难夫妻的绝妙写照.....


啊,女领导,安息!


 

附文章:“女领导,你在哪?”



        



           

                          女领导,你在哪里?

 

    人活到七老八十,往往对年青时的一些人与事,常会像“过电影”似地一幕幕回放。

  当年的那位女领导,仍活生生在我脑海里闪现。

作为延安来的老干部,实际年龄仅三十出头,短发而秀气,她身材修长,个头约1.65米左右,在当时来说,女同志中个头已算较高的了。她很有气质,虽文化不高,但领导能力颇强,作一次政策性方面的大报告,写文稿自己动手。

同样是南下干部,大概她从小生活在上海,也是南方人之故,与其它南下干部,在气质上有所差别,她稳重而成熟,矜持而老练。她是从电工处处长岗位调到新成立的公司经理室任公方经理,系统下属大小有76家企业。当时的工作是大合营后的改造,对各大小工厂的“裁併改合”。

我于19561月持市委织织部介绍信到公司报到后,人事科即安排我到经理室上班,与这位女领导李明面对面坐在一张铁质大办公桌上。办公室很宽大,有三、四十平方,两人办公显得有点空旷。直到三、四月份,上面又派来了两位私方副经理。他们是上海工商界、“民建”中的头面人物,其中孙鼎先生还是全国政协委员。

李明经理,从不谈自己身世。我听别人介绍,她是市委侯补委员(女同志作市委委员的屈指可数),从小在上海纱厂当童工,“左联”下有文艺性的工人话剧团,她是女演员,十五岁即为党员。后来因身份暴露,地下党组织将她送到延安,在延安与同样从上海去的地下党员王若望结婚,成为夫妻……

平时,单位这些领导很忙,常常要下基层,我坐守办公室接待,处理各类文件,等待、转交领导批复。经理们下基层工厂,除了搭坐厂里、局里的便车,一般仅用月票卡乘公交车下厂。打家中私人电话,备有电话费箱,打完,她即对我打个招呼,将五分硬币投入!

中午休息,除了看报看文件,常常与我学习讨论做数学(代数)习题,因为我文化也不高;可她一直督促我多动动笔头,学习她家里的王先生,要像他那样会耍笔杆子。一次,她给我看了王若望收到的一张?文艺月报?稿费清单,一中篇小说“阿福寻宝记”,我一看,汇款是人民币365元,乖乖,抵得上我半年工资……

因为我是单身汉,她叫我星期日休息天,常去她家里走走,会会同乡(王若望也是常州人)。我很腼腆,借故推托多次后,终于去了乌鲁木齐北路他家,这是公寓大楼,整个5楼楼面是他们家,家里孩子很多,且都很幼小,孩子们的名字都以“东、南、西、北”为命名。除孩子自己在家里活动外,接待全由当年41岁的王若望先生,泡茶交谈,十分随意。女经理的家务正忙。在水斗边洗刷小山堆似的大小脏衣服,无暇顾及接待交谈。可想而知,李明经理平时的家务之繁重,可见一斑。从此,我在外滩机关单位里,每天提前一小时上班,抢先打扫办公室、泡开水,这些任务由我一手包办了下来。此前,大家抢着轮流做的……

1957年那场风波,吹得昏天黑地,真乃天翻地覆。王若望由当年上海市第一把手柯庆施点名,当了大右派。李明实在想不通,他十几岁就坐了国民党的监狱,在延安亲自见证他成长的丈夫,会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她死也想不通。党内小范围内,几乎每周一次,一直对她进行批判帮助;党组织找她谈话,“要么你与他划清界线;要么你要王若望!”她回答:“我们有那么多孩子,我怎么能不要王若望呢?”于是,她被撤职并被警告:后果你自己考虑吧……她没有考虑下去……

后来,机关里干部“四个面向”,我被下放到杨浦区当了教师。

听说,李明后来精神错乱,一堆孩子各奔西东,大右派王若望进了监狱。

多少年来我一直打听女领导李明的下落,得到的只是各种传言……


直到1978年冬,北京的一些右派青年作家刘绍棠、刘真等人,得到平反后,来上海与文艺界作交流座谈,由少儿社等几个出版单位,举办大型座谈会,我也应邀参加。时年63岁的王若望也出席会议,并作发言。休会时,我又与王若望碰面了,并谈了别后20多年的情况,问及李明,王说,她于1965年因精神病故世,时年41岁!

他还写给我他落实政策后,在万体馆对面的新家地址。一再邀我到他家玩.....


李明同志,你在哪?




















    
                   


           

                               

 

评论(当前评论:0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上海科技助老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