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周云冲的家园
我的家园叫“迷你园”,就是要把你“迷”住的意思。不信,欢迎你进來试试!
博 客

   

                < 注>:这是我三年前,发表在《老小孩网》的仅有两篇文章中的一篇文章,我早忘了。是任华龙校长帮我找出来的。重读这篇文章,自己觉得“黄昏恋”这个话题,仍有现实意义,“单身老人”还不少,希望大家多多关照。

 

                                                                           美妙的黄昏恋

                

             

 

     218日我发了篇博文《奇特的黄昏恋》,说的是一个黄昏恋最短婚姻的故亊。不少网友发表评论:秀外慧中说:“您的文文总是很另类耶------”,焦溪说:“社会一角,世亊万象!”,林国強说:“李老头遇到冷女人,蛮可怜滴!哈!”睿棣说:“黄昏恋------确实是一个很现实的社会现象,可以和‘剩女’现象并列,甚至更加的‘奇特’一些!都是个难解的题!”

    

             据报道,上海有100万单身老人,黄昏恋己成为社会问题,牵涉的面很广,困难很多。因为财产丶子女丶感情丶性情丶性爱、生活习惯丶生活态度、文化水平,年龄丶脾气丶修养丶爱好不同等原因。加上婚姻对老年人来说,个个都是“老油条”,没有新鲜感,没有神秘感了。使得黄昏恋虽然很热火,但是,多是只开花,不结果!只使黄昏恋修成正果,走进婚姻殿堂,据统计,再婚后老人的离婚率竞高达70%,将近三分之二,不欢而散。让许多老人望而却步!黄昏恋难,难于上青人。俗话说,人不能让尿憋死,就有人,明修棧道,暗渡陈倉!

    

           人,天生就有的两个本亊:一是找吃的,二是找另一半。很多老人就宁愿不结婚,而采取同居丶走婚的办法。两个人自愿合在一起过日子,相互关心,互相照应,抱团取暖,应对生活的寒热。还有人釆取时合时分,宽松自由,老人家量身定制,各取所需。

 

          说曹操曹操就到,今天下午我去七宝镇的木桶舖,取回一个定做的“锅蓋”。锅是楕园形的不是园形的,买不到,只能定做。老伴说,是专门烧魚用的铁锅。在木桶铺,我就千年等一回,遇上了“曹操”,而且,是个女曹操,请往下看:

    

           当我走进位于七宝镇前街不远,左拐弯一个小弄堂,前行约10米,就见一木桶店,店内店外摆放大大小小的木桶,主打产品是浴桶和脚桶。

 

  走进店门,原先谈好交易的老师傅不在,只见一个50來岁的女人,一个人坐在店堂里。见我进去,她就迎上來,我问:“老师傅呢?你老公不在?我是约好來拿锅盖的!”“他不是我老公!”女人说得很干脆。

 

  我隨囗问了声:“你是给他打工的?”我的话音刚落,她丟开打工的话题,说:“他是我老公,又不是我老公!”这一下,把我弄糊涂了,这是我这辈子听到的最不可思议的话了。而且,是从一位陌生女人的嘴里,亲口对我说的。

 

  大概,她看出了我的惊讶和不解,便解释说:“我们沒领结婚证,所以,他不是我老公。我俩在一起做丶一起住丶一起吃丶一起睡,他又是我老公!”

 

  她的坦率和爽气,让我打破砂锅问到底:“为啥不去领结婚证呀?”她不加思考,脱囗而出:“结婚证有啥用?我俩个人,有感情,心在一起,就成!”

 

  石破天惊,一语中的。看似无解的“黄昏恋”,她四两拨千万,化解了;那张看似价值连城的“结婚证”,让她点石成金,变成一張废纸了。

    

           在这个识字不多的乡下女人面前,我突然想起魯迅笔下,被人捉去卖给贺老六做媳妇的祥林嫂,和那个被阿Q嘻皮笑脸摸光头的小尼姑。新旧中国的妇女,变化太大了。妇女解放运动,不是说出來的,是做出來的。

    

            在这个识字不多的乡下女人面前,我从内心表示敬佩,敬佩她敢说敢做,乐观豪爽的性格,敬佩她我的婚姻我做主的精神,说佩服得五体投地那是太夸張,说我从心眼里很佩服她,绝对是真的不添水份。

    

             最后,在猴年元霄节即将到來的时候,我愿把这个“美妙的黄昏恋”故亊,连同这支《女儿情》好听的歌,一起送给我的一个朋友。祝愿她健康丶快乐丶幸福!

 

评论(当前评论:0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上海科技助老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