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郭庆荣的家园

博 客

                          朱淑贞的《断肠谜》及其他

 

       南宋女词人朱淑贞曾写过一篇《断肠谜》,如下:

 

      下楼来,金簪卜落;

      问苍天,人在何方?

      恨王孙,一直去了;

      詈冤家,言去难留。

      悔当初,吾错失口,

      有上交无下交。

      皂白何须问?

      分开不用刀,

       从今莫把仇人靠,

       千种相思一撇销。

       全词十句话,悲切与愤懑交织在一起,既抒发了自己怨恨决绝之情,又对寡情薄义的丈夫进行谴责。

       有趣的是这每一句均可作谜面,谜底正好顺次为“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这十个数字。

       下楼来,金簪卜落;“下”字“卜”落为一

       问苍天,人在何方;  “天”字“人”去为二

       恨王孙,一直去了;  “王”字去“一直”为三

       詈(li)冤家,言去难留;  “詈”字“言”去为四

       悔当初,吾错失口;  “吾”字失“口”为五

       有上交,无下交; "“交”字“有上”“无下”为六

       皂白何须问;“皂”字去“白”为七

       分开不用刀; “分”字“不用刀”为八

       从今莫把仇人靠;  “仇”字去“单人旁”即为九

       千里相思一撇消。 “千”字去掉“一撇”为十

       据说,在清末,有一位妙龄女子顾春,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给了一个富家子弟。原本想夫妻恩爱,不料,婚后没几天,那纨绔子弟便整日在外寻花问柳,夜不归宿。

        时值元宵,顾春依旧独坐空房,想到这万家团圆的节日,自己形单影只,不仅百感交集。于是,取来笔墨纸笺,写下《玉房怨》一首:

        元宵夜,兀坐灯窗下。

       问声天,人在谁家?

       恨玉郎,全无一点直心话。

       叫奴欲不能

       吾今舍口不言他。

       论交情,曾不差。

       染尘皂,难说清白话。

       恨不得,一刀两断分两家。

       可怜奴,手中无力能抛下。

       我今设一计,教他无言可答。

        顾春这首《玉房怨》,与朱淑贞的《断肠谜》何等相似?若细细品读,又有异曲同工之妙。

      “元宵夜,兀坐灯窗下。”此句既是实写自己,孤独凄凉,兀自(仍然)独坐。元宵的“元”字,把“兀”字去掉下半部,便剩下“一”,即是不成双,单一也!

      “问苍天,人在谁家?”佳节独守空房,不禁内心呼喊,问朗月苍天!“天”下无“人”,即成“二”字。本来该是“二人”相守,如今人去也!

      “恨玉郎,全无一点直心话。” “玉”字去掉了“一竖”、“一点(、)”,就是"三"这个数字。三又与“散”谐音!

      “叫奴欲罷不能罷”。繁体的"罷"字,上面是"四",下面是"能",欲罢不能,"罷"去了"能",就成了"四"。在一些人看来,“四”、“死”同音。在无比失望痛苦的时候,顾春的脑海里大概闪现过“死”的念头?

“吾今舍口不信他。”满嘴谎言,如何能再相信?“吾”舍了“口”,便是“五”。

“论交情,曾不差。”也曾经卿卿我我,也有过甜言蜜语。如今“交”字没有了“乂”,就是个“六”字。

“染尘皂,难说青白话。”身处如此境遇,一个弱女子,能有什么好办法? 皂即黑色, “皂”去了“白”,就成了“七”字。

 “恨不得,一刀两断分两家。”的确是恨,但当时的女子只有被“休”的权利,哪里有分手再嫁的自由? “分”这个字的本意,就是拿刀把东西劈成两瓣儿。“分”字去掉“刀”,就成了“八”字。

“可怜奴,手中无力难抛下。”恨不能,杀了那个负心贼!可是手无力,心不忍,还有爹娘的牵挂,也不过是妄想而已。“抛”字去掉了“提手旁”和“力”,就剩个“九”字了。

“我今设一计,叫他无言可以答!”设一个什么计?我们不得而知。就当时的境遇,能有什么好计策呢?有什么计策能让那个花心郎无言可以答?难道写这首《玉房怨》就能劝得夫婿幡然醒悟!“计”字无“言”,便成了"十"字。而“十”与“逝”又谐音字。

       据说,[清]乾隆也曾出了一个谜来考考纪晓岚:

     “下珠帘焚香去卜卦,

       问苍天,侬的人儿落在谁家

       恨王郎全无一点真心话。

       欲不能,吾把口来压!

       论文字交情不差,

      染成皂难讲一句清白话。

      分明一对好鸳鸯却被刀割下,

      抛的奴力尽手又乏。

      细思量口与心俱是假。”

       乾隆颇为得意地问纪晓岚:"老爱卿,你可知道这个词谜的谜底是什么?"

       纪晓岚沉思片刻,答道:“圣上才高千古,令人敬佩!这表面上是一个女子的绝情词,实际上各句都隐藏了一个数字: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在坊间还流传这样一首:

      下西楼,去卜卦;

      问声天,人儿在哪答?

      恨玉郎,全无一点知心话;

      不能;

      吾只好忍口不说他;

      论交情,总不差;

      皂白不分白是假;

      分别时一刀割下;

      从此成仇,人不还家;

      细思量,口儿心儿全是假!

       不用说,谜底也是数字: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但与朱淑贞、顾春、乾隆的相比,这一首显然更为凄凄楚楚切切。特别是最后两句言真意切,感人至深。

 


评论(当前评论:0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上海科技助老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