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郭庆荣的家园

博 客

                          趣联拾赏(三十四)

续上

 

                                                  四十七、嵌数字联(C)

 

        又如,在1984年春节期间,岳阳市的《洞庭诗社》举办春联征对有奖活动中,有麦夫出的一则上联,曰:

        一楼名天下,两字最关情,收三湘四水五湖六合风光,邀七步八仙骚客,颂巍峨九州十亿尧舜;

       此联也没有征集到滿意的对句!我们期待能看到满意的对偶!

       有时候,看似普普通通的话,竟能构成绝妙之对联。如:

       删繁就简三秋树;

       领异标新二月花。

      例如,我曾看到过这样一副对联:

      新 四 军 拼 命 抗 日 ;

      老 百 姓 安 心 过 年 。

      您看,不仅内容精彩,而且上下联的名词、形容词、动词都各自相对,构思十分巧妙,称得上是对联佳作!

      劝君更尽一杯酒;

      与尔同销万古愁。

      柳线莺梭,织就江南三月景;

      云笺雁字,传来塞北九秋书。

      宝塔七层,高举金鞭对白日;

      长城万里,倒生银齿咬青天。

      几幅画图,虎不啸龙不吟,花不馨香鱼不跳,成何良史?

      一盘棋局,车无轮马无足,炮无烟火象无牙,作甚将军!

     此联是有一次,朱元璋与刘基,先观某画家的花鸟图,后对弈后。朱出上联,刘基对之。

     朱的上联中说的良史,原指有学识而又敢于直笔的史官,此处指画花鸟图之人。

     上联说:画在纸上的虎、龙、花、鱼,是不啸、不吟、不香、不跳的,算什么画家?!

     下联说:刻在棋子上的车、马、炮、象,是无轮、无脚、无火、无牙,算什么将军?!

      此联语意在讽刺当时的某些书生、军队将领无用。 

      在民间,曾流传过一副嘲讽慈禧的嵌数联:

      垂帘廿余年,年年割地

      尊号十六字,字字欺天

      此联用犀利的嘲讽、巧妙的对比,淋漓尽致地揭露叶赫那拉氏的罪恶统治史:慈禧垂帘听政的“政绩”无非是对外屈辱投降,签订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对内疯狂镇压太平天国、义和团等农民革命运动。十六个字的尊号—“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寿恭钦献崇熙”皇太后,同慈禧的所作所为有哪一点相符? 

       1953年,由钱三强先生(1913—1992)任团长的中国科学家考察团出国考察。旅途中,因闲暇无事,这些国学功底很好的著名学者们就吟诗作对,内中妙句、佳联不少,而其中最有趣的,要数由著名数学家华罗庚先生(1910—1985)出的对联了,当时,华罗庚即景生情,出了这样一个上联:

         三强韩赵魏

此处的“三强” 有二层意思。一是指战国时期的韩、赵、魏三国;另一方面,它又隐喻考察团团长钱三强先生的名字。从制作对联的角度来看,不仅要满足对数字联的传统要求,而且还要求在下联中必须嵌入另一位学者的名字,实属难对。因此,在众人苦思良久,未能得出合适下联的情况下,华罗庚便自对下联:

         九章勾股弦

这里的“九章” 是指我国古代著名的数学著作《九章算术》,全书共有九章内容,其第九章为“勾股”,谈勾股定理的应用和简单的测量问题的解法。同时,这“九章” 又恰好隐喻这个代表团中的另一位成员:著名气象学家、地球物理学家和空间物理学家、中国宇航事业创始人之一—赵九章先生(1907—1968)的名字。

       华罗庚自对的这副对联,不仅工整别致,而且意味无穷,故在座的专家学者无不拍手称好。当这段对联趣话在报刊上披露后,此对联被誉为“绝对”。

       著名历史学家范文澜先生(1893—1969,浙江绍兴人),曾写下这样一副自勉对联:

       板凳要坐十年冷

       文章不写一句空

       范先生的“十年” 和“一句” 充分体现了他锲而不舍的治学态度、勿说空话的务实精神。这副自勉联对科技界、学术界如何克服浮躁、浮夸的不良学风,亦有十分深刻的教育意义。

        1933年4月,郁达夫先生(1896—1945,浙江富阳人)全家由上海移居杭州,举债购置寓所取名“风雨茅庐”(位于今杭州上城区小营街道大学路场官弄63号)。

       有一天,郁达夫陪友人游九溪十八涧,并在一茶庄饮茶、吃藕粉。事毕,茶博士高声报账:“一茶,四碟,二粉,五千文”。即一壶茶,四碟小食,两碗藕粉,共五千文。听毕,郁达夫大笑曰:“非即此处的对耶?!吾有出句矣!‘三竺,六桥,九溪,十八涧’。”

        三竺,六桥,九溪,十八涧;

        一茶,四碟,二粉,五千文。

      佩服,佩服郁达夫先生能就地取材,速得无情对句。

       在1986年第二期《半月谈》上刊载了湖北省石中才先生撰写的以此为题材的嵌数联:

       一国两制三通四海五湖齐欢唱;

        万户千家百姓十方一统共飞腾。

        上联中,数字由小到大排列嵌入;下联中,数字由大到小排列嵌入,构思奇巧,独具匠心。

        记得马萧萧、顾平旦和曾保泉三位撰联高手,曾于1984年为北京保温瓶厂合作撰写一副“咏保温瓶联”:

        一口能呑二泉三江四海五湖水;

        孤胆敢入十方百姓千家万户门。

此联享誉联坛,上联中数字“一”、“二”、“三”、“四”、“五”,呈“等差数列”;下联中的“孤(一)”、“十”、“百”、“千”、“万”乃“等比数列”!如此巧妙之安排,叹为观止!

         相传北宋时,辽国使者出上联:

         三光日月星;

        满朝官员面面相觑,而苏东坡略加思索,当即对出:

        四诗风雅颂。

此时,外面雷雨大作,苏东坡又补上一下联:

        一阵风雷雨。

       辽国使者听罢,佩服不已,连声称赞:“大宋真有奇才!”

       曾有人出上联:

        四季秋冬春夏;

       亦不易对,但终于有了下联:

八字年月日时。

待续


评论(当前评论:0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上海科技助老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