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永久的爱情家园

博 客

               

        

       

离你走的那一天,有些日子了,文友说:“你和他交流的比我们多,写写他吧”。其实,我不是不想写,而是不敢写,我怕自己拙劣浅显的笔墨,写不出你的本真和坦率;误了人们对你的评价。

记得第一次接到你的电话,是在5年前一个春天的上午,你略显沙哑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疲惫,你说,想请我做美食版主。做美食,是我的一大喜好,所以,当时就爽快的答应了下来,在你的指导和鼓励下,我和林溪把美食版做的风生水起,红红火火,其中有不少美食还搬上了晚报。

接到你的第二次电话,是你想请我担任论坛的总版主,负责各个板块的协调、管理工作。这一次,我却没有答应,连考虑的余地都没有给你。请原谅我的自私和胆小,论坛是小社会,我既怕得罪人,又怕自己能力有限难以担当此任而有负众望,所以,我才毫无悬念地拒绝了你

你在老坝口论坛,任劳任怨,默默无闻,昼夜奋战在网海里。后来论坛关闭了,病魔却找上了你,在你生病后的2年多时间里,病痛折磨着你的躯体,你一边顽强地同病魔作斗争,一边坚持创作。有诗歌,有散文,有小说,发表在省内外报刊杂志上。

去年冬天,一向不善沟通交流的你,主动发来信息:“秀荣姐,早上好!我想平台做个姐的美食系列,挺不错的,不知姐是否有此闲情,每次一两个即可。”这一回,我没有拒绝你,而是全身心的投入到美食图文的制作中,每周一稿,在稿件的修改编辑过程中,你不时地提出图文的完善之处,我担心你太累,身体吃不消,就劝你:权当是玩的,不必太较真。你却严肃地说:公众号发文和报纸一样的,要面对大众,不能有错。你的认真劲,就像当年我投稿,你编辑一样,一点都没变。

我常在想,一个时时都在遭受病魔吞噬的人,一个行走在生命边缘的人,对待文字编辑工作,怎么会有如此的执着?我想,没别的原因,只是因为:热爱但工作是无限的,生命却是有限的啊。

初次在老坝口论坛看到戴安苏这个网名,我就在猜想,此人应该是论坛的管理人员吧?后来通过交流发现,原来真的是你。我曾经问过你,何以起这样的网名?你说,戴是我的姓,安守江苏是我的意愿,而安是我的老家安徽,苏嘛,代表现在的家江苏。4年后的这个春天,你去了,在这个对于你来说是异乡的土地上,一座孤坟掩埋了你的全部岁月,正应了你给自己起的网名:戴安苏。如此的一语成谶,该让人生出怎样的感伤啊!

在你最后的日子里,我和海燕去看你,海燕带去水果,我带去皮蛋鸡丝粥,你说,以往只能在报纸和公众号上看你的美食,让人馋的只想流口水,今天终于能品尝了。

你沙哑的嗓子,每说一句话,都显得那么吃力,说完就伸头朝饭提里看,你懂事的女儿赶紧盛了一碗,你就这样当着我们的面,吃了起来,那一刻,你不是编辑,不是老师,是一个行走在生命边缘的人,让人痛惜而又手足无措。我和海燕再也无法忍住泪水,转身挥别,这一别,竟是那样酸楚,这一别啊,竟成了永别。

在你离去的那一天,你的散文《母亲的石磨麦香粥》得了奖,领奖台上,却没有你的身影,只是在背景屏幕上有这样一行字:清风徐来,春暖花开,您却已不在......

去了,世间少了一双发现“美”的慧眼,但是你的作品,将这“慧眼”馈赠给了周围那些倾心于文字和被文字感动的人。

你去了,世间少了一颗怀有灵犀的心,但是你的笑容依然鲜活,你的身影越发清晰。你留下的深刻记忆,会刻在所有熟悉你的人心里。

你去了,世间少了一位本真坦率的编辑,你再也不用熬夜为他人做“嫁衣”了,我们也无法在尘世找到你曾经指引我们文字方向的灯盏。但是我们会铭记你说的话:“做人要直,行文要曲。”“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评论(当前评论:0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上海科技助老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