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连生的家园

          幸福的港湾

博 客

        

       

九九关爱网征稿印书一事,我本不参加。昨晚收到你的电子邮件,难以推却。选了近期在老小孩博客发布的一篇题为《生命不熄奋斗不止》的文章,约二千字。此文在老小孩博客发布后,阅读者近七千人。现在附发给你,请你审阅。若认为可以,请代我投到九九关爱网印书征稿者。我与博友之家并无往来,所以请你转发。

                                                         ---俞硕霖

                                                            2018.9.16



 【出书征集】  生命不熄 奋斗不止

    作者:俞硕霖

 

    人到老年往往会想起一些往事。人到老年不能无所事事,应该还有所作为,不能等死。怎么会想起这个话题呢。是因为最近一位朋友发给我一组照片,是上海徐汇区旧时老百姓生活的实录。回忆起一家住在徐家汇土山湾的亲戚,一位老人的情况。六十多岁时还很健壮,七十岁时就成了等死的老人。联系到我当前的状态,感慨颇多。虽然事隔多年,当时情况还能记得。

    要说这位等死的老人,和我妻子是有亲戚关系的,所以我对他家的情况是知道的。先把这层亲戚关系说清楚,再来讲有关情况。

    我的妻子四岁时死了母亲,其父续弦生有一女一男。为了避免后妈偏心,我妻子的叔祖母领养了我的妻子。我妻子上辈是大家庭,四兄弟中三房早逝,留下遗孀没有子女,把我妻子就当亲孙女看待。直到我妻子的父亲在她十六岁时因医疗事故死亡,我妻子就成了没有父母的孤女。

    我和妻子结婚,她的叔祖母一直由我们赡养。老太太的亲妹妹,我们称为阿姨好婆。她的丈夫我们叫他阿姨公公。上述这位等死的老人,就是阿姨公公的父亲。这层关系说清楚了,事情就好讲述了。

    上世纪四十年代,上海的交通还不很便利。去往土山湾是乘车到徐家汇,然后步行才能到达的。我的这家亲戚,在土山湾有一块土地。院子很大,座北朝南是一排几间平房,一家人居住。正对这排平房是长方形的农田,实际上是菜地。雇用长工种植各种蔬菜。

    这家人家是三代人。我称为阿姨公公的,当时四十多岁,在纱布交易所工作。一家人主要依靠他的收入生活。老一辈是六十多岁的老太爷,经营着菜园的事。种的菜自家是吃不完的,怎样出售我就不知道了。第三代当时都还在上学,是中学生,年龄比我小些。

    以上所说是四十年代抗战胜利后的情况。当时我们去他家,一般是上午去,吃过午饭,下午告别回家。只记得阿姨婆婆操持家务,平时是很忙的。姐妹两人难得见面,有许多话要说,也就把繁忙的家务暂时放下。我只记得被称为老太爷的人,菜园的经营,指挥长工做活,都是他的事。当时他身体健壮,精神饱满,看上去充满活力。我与他们家人不熟,也就没有多少话好说,具体情况已记不清了。

    上海解放后,他们家搬到复兴公园斜对面一家公寓居住。把一间大房间隔成几个小间,一家人分别居住其中的小间。这位被称为老太爷的人,当时七十岁。我去他们家,由于礼貌,先要向他问好。只见他坐在小房间的一把躺椅上,衣着整齐,还保持着一家之主的尊严。他见我们向他问好,只张开眼睛看我们一眼,并不说话,只抬手示意,表示看到我们了。

    我们去这家公寓的次数不多。记得已不在他们家吃饭了。临别离去,也要向老太爷告别。家人却说,睡着了,不必惊动他了。

    算起来在土山湾看到他,到此时不过几年时光,却判若两人。听阿姨婆婆私底下说,老人当时已经什么也不能做了,就是等死了。现在想起来,对于徐家汇土山湾的房屋和土地,阿姨婆婆可能是说到过的。我已经记不起当时所说的话了。老人的突然衰老,是否与他的心情有关,我就说不清了。

    当时我年轻,不过二十几岁,认为人到七十岁就应该是这个样子。实际上我七十岁时,是不觉得老的。退休后回到南方,还是参加各种活动的。由于爱好集邮,参加多家集邮组织,经常与邮友交往。写的邮文有在集邮网站发布的,有投稿集邮刊物被录用的。还编组邮集参加集邮展览,也有邮集参加集邮报的拍卖,或通过邮刊介绍出售的。直到前几年视力减退严重,用放大镜看邮票上的小字都很困难了,才不得不停止集邮。 

    2007年我已经八十多岁了,开始在网上写博客。至今发布博客累计已超过两千篇。后来选了其中若干篇编成书,付印发给家人和朋友。今年我已经94岁,还想把近年作品选择,编成书付印。但是我已开始感到力不从心了。时常感到困倦,躺下休息就睡过去了。是不是真的衰老了,从此无所作为了。

    编一本书是很费功夫的。首先要从众多文稿中,选择可用的篇章,按一定的次序进行排列。然后逐篇重新阅读,作必要的修改补充。请人审稿再作修改,才能定稿。还得请人排版,才能交付承印单位印刷。印好了还得分发,也是要费一番功夫的。

    有人说,书印出来能有多少人阅读呢,可能不太多。也有人说,管他有没有人读,自己愿意就好。想想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一切都是过眼烟云。费了精力与功夫,印一本书,无非是想在世上留点痕迹。其实走完人生旅程,世界对你来说已不存在。留不留痕迹又有什么关系呢。

    到目前为止,编书的事仅仅是完成了选择可用篇章的一部分。后面的事情要看朋友是否还能帮我做。没有朋友帮助,单靠我自己是做不成的。想到有人说,遇事要拿得起放得下。能否放下,不再继续,我很彷徨。据说凡有所作为的人,都是生命不熄,奋斗不止。我想不管是否再印书,总该继续做些事,不能等死。

             

评论(当前评论:0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上海科技助老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