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东坊大章的家园

博 客


  那天,“云雀”台风正面袭击上海,我和众多同事冒着狂风暴雨赶往漕溪北路210号送别老厂的工艺技术权威姚高工。与老天的哭泣形成反差的是规德厅内安详的基督教友告别歌声和庄严肃穆的牧师祷告,没有生离死别的痛哭,只有家属平静的感恩答谢还有亲友同事缓慢的献花默哀。

  我虽对基督教不熟悉,但对这种送别仪式还是很敬重和理解的。对升天的基督教徒姚佑民高级工程师(以下称姚工),特留下以下文字以示怀念。

  姚工是60年代从同济大学毕业的老大学生,来上海水泥厂勤勤恳恳工作几十年直至退休。和姚工的工作交集虽然有限,但由于办公室比较靠近,对他还是比较了解的。

  姚工给我最大的感觉就是工作踏实不怕吃苦,他刚进厂在全厂最大最苦的第一车间担任旋窑技术员和车间副主任,你要找他只要去窑头或窑尾,办公室里是找不到他的。后来他被调到总工程师室,全面负责企业的烧成工艺技术管理,是全厂第一批18名高级工程师之一。他坚持深入一线,全力帮助车间解决生产工艺难题。姚工在全局也是水泥烧成工艺领域的权威,是全局小有名气的热工技术培训教材编写专家。

  我在工艺(能源)科期间,看过姚工绘制的旋窑工艺图,图线清晰标注规范,绝属精品。他这些在厂档案科存档的技术图纸,很难和他大大咧咧的粗旷外表相匹配,第一次见到姚工的来宾,都会把他误认为生产一线的工人师傅。

  像姚工这样几十年在同一国企奉献青春才华的老知识分子,还有很多,他们都是共和国宝贵的财富。

  姚工的默默工作也得到大家的认可,并被评为上海市劳动模范。

  姚工虽是党外人士,又是技术权威,但他对主流社会还是很融合,我在科室工作期间,曾是干部劳动小组长,碰到星期四科室干部劳动,我按惯例(生产科室干部可以免除)不通知他参加,他却常常主动抽空来参加。

  姚工脾气耿直,说话不留情面,非常鄙视官场潜规则,他的一句名言“你对着大窑唱高调喊口号,大窑会出高产吗?”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金无赤金,人无完人。”姚工儿子对他父亲的简短评价和对亲友同事的感恩答词让人动容,平静祥和的基督送别仪式让人难忘。

  “云雀”的风雨送别没能惊扰姚工上天的安详之路,祝一路走好。

  阿门!

 

 

 


评论(当前评论:0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上海科技助老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