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东坊大章的家园

博 客

  

   年复又一年,春节来了又去。

 
 
     随着年岁的疯涨,现在对过年的感觉已经麻木,而碎片状的童年记忆,大多早已忘掉,有些依稀可记。


       但是,儿时过年时的汤年糕和红烧肉记忆,至今仍在笔者的脑海里顽强存在。


      作为50后的家中老大,我有四个弟妹。因为父母是辛劳的早出晚归双职工,不满十岁的我早早承担了照管弟妹的责任。在那饥饿的60年代初,我们兄妹五人最大的心愿就是盼望过年,因为过年可以有好吃的,过年可以不饿肚子。


       每年春节初一,父母总要带我们去打浦桥泰康路的好婆家拜年。这是我们一年中最开心的日子。这天,我们每个人都可以获得好婆用红包包着的压岁钱,在好婆那儿还有很多平时看不到的哈尔滨高级什锦糖,最令人兴奋的是可以吃到好婆烧的红烧肉。好婆是苏州人,这红烧肉也是肥而不腻,香味四溢,诱人馋液滴答答。记得那一年,我们这些大灰狼,竟将好婆家的一大碗红烧肉吃得个底朝天。


        后来,父亲在每年春节初一的早餐时,总硬要我们兄妹每人至少要吃上一大碗汤年糕,直到肚皮撑足。然后,父母再带着我们去好婆家拜年。这样,我们这些大灰狼都变成了文质彬彬的小白兔,叽叽喳喳但不贪吃,因为早餐的汤年糕还没消化。


  每当想起在那饥饿年代过年时汤年糕和红烧肉的故事,就更加怀念远在天国的父亲。省吃俭用的慈父用他全部心血把我们兄妹几人养育成人,从吃相礼让宽容待人,他一直在潜移默化地教育我们如何做人,怎样处事。可以告慰他老人家的是,他的儿孙们都很有出息,很多都成了国家的栋梁之材。


      现在,吃穿不愁,仅从吃穿来讲,可以说是天天过年。


      虽然儿时的记忆还有很多,它们会随着岁月的流逝和时代的变迁或消失或改变,但汤年糕和红烧肉的故事却成了自己悉心收藏的儿时往事之一。

 

 

(本文曾参加东方网春节征文获奖,谨以此文纪念远在天国的父亲大人)

 


评论(当前评论:0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上海科技助老服务中心